当前位置:

第126章 出书版番外 美好时光

水千丞 Ctrl+D 收藏本站

  “翔哥,你几号回来?我把日程调开。”

  “过两天吧,现在还不确定。”周翔听着电话那头略带抱怨的口气,脸上止不住笑意,“想我了吧。”

  “废话,你下个星期再不回来,我就去看你吧。”晏明修抓起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打算回家。

  周翔听到了声音,“你还在公司啊?”

  “刚忙完,想听你的声音。”晏明修道:“想见你。”

  周翔柔声道:“我保证过几天肯定回去,你赶紧回家休息,记得吃晚饭。”

  “知道了。”

  挂上电话,周翔忍不住露出甜蜜的笑容,他现在其实已经在首都机场了,刚下飞机晏明修就给他打了电话,他吓了一跳,以为晏明修知道他提前回来了呢。忙完了意大利的拍摄,他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北京,还带了一瓶好酒,就是为了给一个多月没见的晏明修一个惊喜。想着俩人见面时的情景,周翔心情雀跃不已。

  这个点儿正是堵车的时候,他打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他悄悄用钥匙旋开了家门,探身进去,客厅里亮着灯,但是没人,卧室里传来人说话的声音,听着像是电视。

  周翔脱下外套,拿上准备好的酒,笑着走进卧室,为避免吓到晏明修,便轻轻敲了敲门。

  屋里传来晏明修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明显有些迟疑。

  周翔赶紧道:“明修,是我。”

  晏明修的脚步声变得换乱起来,屋里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他打开了房门,惊讶地看着周翔,表情有一丝慌乱,“翔、翔哥,你怎么回来了?”

  周翔的笑容有一丝僵硬,晏明修的慌张实在有些不同寻常,他提前回来了,原本期待见到的是晏明修欣喜若狂的表情,他心中生出疑虑,忍不住往屋里看去,发现电视明明是黑着的,难道刚才听到的不是电视的声音,而是……

  晏明修马上看穿了他的想法,埋怨道:“瞎想什么呢你。”

  周翔也有些尴尬,“我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你紧张什么。”他开玩笑道:“不会屋里真藏人了吧。”

  晏明修接过红酒,放到一边,“藏了什么你自己来检查,小心眼儿。”

  周翔扑哧笑道:“我开玩笑的,我回来就听着屋里有声音嘛,你刚才是不是看电视呢?”

  晏明修支吾道:“啊,嗯。”

  周翔暧昧地笑道:“我知道了,你看片儿呢吧。”

  晏明修似乎想回避这个话题,“嗯。”

  “什么好片,让我看看呗。”周翔勾住他的脖子,用力亲了他一下。

  晏明修揽住他的腰,加深了这个吻,“有我在你还看什么片儿,只看着我就够了。”他把周翔推倒在床上,亟不可待地撕扯着衣物。

  周翔被气的几乎喘不上起来,好不容易晏明修放开了他,他气喘吁吁地说:“明修,明修,等等,让我洗个澡,我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身上黏乎乎的,难受死了。”

  晏明修已经把他裤子都扒下来了,闻言失望地说:“一起洗。”

  周翔笑道:“不行,一起洗就没法洗澡了,我真需要好好洗个澡,你也没洗呢吧?你去客房的浴室,我在这儿洗,然后……”周翔亲着他的鼻尖,“今晚不睡觉了。”

  晏明修不情不愿地爬了起来,捏了捏他的脸颊,“速度快点,不然我就进浴室把你扛出来。”

  周翔道:“马上。”

  晏明修去隔壁洗澡了,周翔拿上衣服,正准备进浴室,突然发现电视下面的影碟机的电源灯一闪一闪的,果然是在看片儿啊,周翔心想。周翔实在好奇,忍不住重新打开了电视,当那片子放出来的时候,他呆住了。

  那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什么AV,而是他——以前的那个他,四年前参演的一部武侠电影,里面他演一个戏份不算少的配角,虽然台词不多,但经常在主角身边露脸。

  看着那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脸、那张他对着镜子看了三十多年的脸,周翔感到一阵锥心的痛,为什么,为什么现在隔着屏幕看着这张脸,他竟觉得像在看陌生人,那明明是他啊,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默认了现在这具身体,才是自己?时间真是最可怕的敌人,能让人在毫无防备之间,就淡忘曾经以为永生难忘的一切。

  可是,晏明修看这个干什么?是在怀念……以前的他吗?

  周翔心脏被揪住了,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么感觉,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感到一种无法自抑的愤怒。

  这时,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晏明修走了进来,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周翔,暗自握紧了拳头,他勉强做出轻松地表情,“哦,偶尔翻到这张碟了……”

  周翔关掉了电视,平静地说:“我去洗澡了,我今天累了,想早点睡觉。”

  “翔哥……”

  周翔充耳不闻,快速进了浴室,关上了门。晏明修懊恼地捶了下墙。

  门关上的一瞬间,周翔双手按在盥洗盆上,对着镜子里那张俊朗的脸,没由来地生出一丝异样的情绪。他觉得自己快精神分裂了,他在嫉妒吗?他是在嫉妒以前的自己?还是在嫉妒现在这个身体?

  晏明修明显还想着以前的他,可他没有半分喜悦,却只觉得愤怒,从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晏明修想着汪雨冬,现在和他在一起,还想着以前的他,尽管他知道他不该因为这个而生气,可他还是无法不去想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晏明修永远不是完整属于他的。

  而且,尽管俩人已经重归于好,可关于他前世的事,依然是俩人之间最大的忌讳,平时提都不会提,因为这件事但凡被触及一点,周翔都无法摆脱埋藏在心脏最深处的怨愤。

  如今已经入秋,天气转凉,可周翔还是洗了个冷水澡,他需要冰凉的水浇灭他心头的火焰,让的情绪平息下去,他不想为这件事破坏他和晏明修之间得来不易的感情,他希望能克制自己。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后,并不意外地看到晏明修正坐在床上,有些小心地看着他。

  周翔淡笑一下,“洗完了。”

  晏明修似乎松了口气,“你、你也洗完了。”

  周翔钻进被子里,“早点睡吧。”说完不自觉地背对着晏明修躺了下去。

  晏明修心里一紧,从背后搂住周翔的腰,试图缓和气氛,“翔哥,你不想做吗?”

  周翔打了个哈欠,“今天确实有点累了,睡吧。”

  晏明修眸中闪过一丝黯然,他沉吟半晌,低声道:“你转过身来,别背对着我。”

  周翔身体一僵,犹豫了几秒,还是转了过来。

  晏明修轻柔地吻了吻他的唇,“这一个月我真的好想你,每天都想。”

  周翔轻轻嗯了一声。

  晏明修抱紧了他,没再说什么。

  俩人都默契地没有提刚才发生的事,就好像它不存在,只是这一晚,谁都没能安然入眠。

  第二天一早,周翔还在倒时差,晏明修温柔地把他从被窝里捞了出来,轻声道:“翔哥,起来吃点东西。”

  “嗯,不吃了。”

  “乖,不吃对身体不好,你也别睡到下午了,不然这两天时差还是倒不过来,快起来。”说着把周翔从床上抱了起来。

  周翔没办法,打了个大大地哈气,进浴室洗漱去了。

  出来一看,热腾腾地饭菜都摆好了,他笑了笑,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无法直视晏明修殷切地眼神,只能敷衍道:“还是家里好。”

  “那当然了,吃完饭你想干点什么?去哪儿逛逛吗?”

  “不去了,还是有点累,在家歇着吧。”

  晏明修捏了捏他的鼻子,笑道:“行,我这几天不去公司了,在家陪你。”

  周翔干笑一声,“你还是去忙吧,别耽误正事儿了,我又跑不了。”

  “不行,一个多月没看着你,我现在就想看到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晃。”

  周翔快速吃完饭,觉得睡眠严重不足,又不想再回去睡,就想找点事情做,他本来想看会儿电影,却又想起昨晚那一幕,心里又开始觉得不舒服起来,索性歪在沙发上,随便找了个肥皂剧打发时间。

  晏明修坐到他旁边,一颗一颗地往他嘴里塞葡萄,俩人没有多余的话,只是静静地享受在一起的时光。

  这电视剧无聊透顶,周翔越看越困,渐渐又有些眼皮直打架,晏明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他整个抱在了怀里,在他耳边轻声道:“又困了?”

  周翔点点头,打了个哈欠,这个点儿在意大利正是凌晨三四点睡意正浓的时候。

  晏明修的舌尖轻轻舔着他的耳垂,手也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抚摸着他结实光滑的胸肌,并低笑道:“我们找点儿事儿做就不困了。”

  周翔猛地睁开了眼睛,一下子睡意全无。

  昨天他风尘仆仆地回来,满脑子想着的是一到家就和晏明修疯狂做爱,弥补分开这段时间的相思,可是现在,感受着晏明修抚摸他的热度,他脑海里闪现的却是自己以前那张脸。他忍不住想,晏明修和他做爱的时候,想的究竟是什么?当他背过身去的时候,晏明修会不会期待的是他以前的那张脸?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情欲委顿,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他不着痕迹地坐起身,“我真有点撑不住了,还是睡两个小时吧,到时候你叫我。”

  晏明修脸色微变,一把揽住周翔的腰,将他拽了回来,有些急切地亲吻着他的脖子,拉扯着他的腰带,“我忍不住了,我好想你……”

  周翔只觉得胸中突然烧起一把火,他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晏明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周翔深吸了口气,尽量平静地说:“我状态不好,还是去休息一下吧。”说完往卧室走去。

  晏明修艰涩地开口,“翔哥,对不起。”

  周翔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他顿下脚步,“你道什么歉。”

  “我、我看那个电影惹你生气了?”他的口气很不确定,因为连他自己其实都说不清楚周翔为什么生气,可他就是知道这么做周翔会不高兴,而且事实证明,周翔确实不高兴了。

  周翔轻声道:“没什么可道歉的。”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难受。

  晏明修辩解道:“翔哥,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

  周翔大踏步进了卧室。

  眼睁睁看着周翔关上了卧室的门,晏明修瘫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感到头疼欲裂。他害怕周翔任何的拒绝或者冷漠,一个曾不声不响消失在自己世界里、又以这样超现实的方式回到自己身边的人,始终让他有种不真实感,他不管多么用力地抱着这个男人,心里的空洞还是填不满,他始终不安、始终害怕,他恐惧有一天周翔会因为什么原因而再次消失,那绝对会要了他的命。

  他不该看那个电影的,他只是……他只是太想念周翔以前的那张脸,还有那张脸上曾让他疯狂沦陷的温柔笑容,他再也看不到、摸不到了,他们从前甚至没有一张合影,他只能一遍遍地看着周翔曾经演过的电影来回味那张脸,他知道这样不好,不管是以前的周翔,还是现在的周翔,他们身体里都住着同一个灵魂,那个他深爱的灵魂,可有时候从背后抱着周翔的时候,他还是期待转过来的,能是他痛苦思念了两年的脸。

  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晏明修用力揪着自己的头发,后悔不已。

  周翔回到卧室后,在床上辗转反侧也睡不着,这下好了,不用特意去调时差,他这几天会彻底失眠吧。

  他是不是太过了?这件事值得生气吗?俩人分开个把月,本来应该开开心心地团聚的,他何必找不痛快。他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了,应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可是……他希望晏明修现在眼里只有自己,他 担心晏明修跟他在一起时想着另一张脸,可那张脸恰恰曾经是自己的,这种诡异又矛盾的心情,到底该如何纾解?他心烦意乱。

  躺了一个小时,他再也躺不下去了,他决定出去走走,醒醒脑子。他换上衣服,往门外走去。

  路过客厅的时候,赫然发现晏明修还在沙发上呆坐着,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到他出来,晏明修一怔,随即又看到了他身上外出的衣服,立刻紧张地站了起来,“你去哪里?”

  周翔道:“我去散散步,一会儿就回来。”

  晏明修一个跨步冲了上去,他没由来地一阵心慌,“不准去。”

  周翔诧异道:“你……我只是出去走走。”

  “不准去。”晏明修挡在门口,气息不稳道:“翔哥,你生气你就骂我、打我,不用憋着,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你别说走就走……”

  周翔有些烦躁地说:“什么走不走的,我只是散步,你让开!”

  “不行。”晏明修抓着他的衣服,把他推到了墙上,“我不会让你这时候走,吵了架就走,万一你……万一你不回来怎么办。”上一次他们冲突过后周翔也走了,那一走就再也没回来,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让那样的事发生!

  周翔看着晏明修突然泛红的眼圈,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叹道:“我真的只是散步,想醒醒脑子。我不去就是了。”

  晏明修一把抱住了他,“翔哥,你别生我气,我以后再也不看了。”

  周翔搂住他的腰,轻声道:“我不该生气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只是、我只是担心……”担心你不满意这个身体,内心深处不愿意接受这张脸,而我对这点已经无能为力。

  晏明修狠狠将他抱紧,哽咽道:“你担心什么,我才该担心,我担心你生气,担心你不告而别。我承认,我想念你以前的样子,那是我最初爱上的样子,我们甚至连张合影都没有,你就……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什么都不会发生,我一手造成了这副局面,却还在你面前缅怀从前的你,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可是我爱的是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那都是你,你别不理我。”

  周翔安抚地摸着他的背,心脏被晏明修泛滥地爱意添得满满的。是自己太小心眼儿了,太患得患失了,他为什么要去嫉妒以前的自己?无论如何,晏明修都是他的,只要知道这点不就足够了吗,他轻声道:“是翔哥矫情了,以前的事,不要再提了。”现在的生活太幸福、太完美,是他要命换来的,他不舍得破坏一丁点。

  晏明修固定着他的后脑勺,用力吻上了他的唇,周翔勾着晏明修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四片火热的唇瓣彼此挤压、摩擦,灵巧地舌头品尝着对方的口腔,一个吻的热度,就足够将他们彻底点燃。

  晏明修急切地撕扯着周翔的衣服,周翔也拽开了晏明修的睡衣,用力抚摸着那结实的让人喷血的块状肌肉。

  晏明修低下头,一张嘴含住了周翔的乳头,就像品尝天下最美味的点心般,辗转吸允、轻咬,逗得周翔下身立刻有了反应。

  周翔下巴微扬,享受着晏明修地挑逗。

  晏明修很快把他扒了个干净,一把抱起他,压倒在沙发上。

  周翔搂着他的脖子,舔咬着他滑动的喉结,不断用下身磨蹭着晏明修饱胀的下胯。

  晏明修分开他两条修长的腿,挤了些润滑,手指就向那紧闭的肉穴探去。

  俩人已一个多月没做,周翔那里紧得不行,晏明修勉强挤进去一根手指,周翔就有些难受地扭了扭腰。

  晏明修舔着他的嘴唇,“翔哥,你这里好紧,这一个月想我的时候,有自己做吗?”

  周翔笑骂道:“我就算想你,也不会用后面自慰。”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什么东西都比不上我的宝贝插得你爽?可是我还挺想看的……”晏明修说话间,把第二根手指插了进去,在那高热的甬道里旋转抽插,感受着那肠壁推挤他手指时销魂的滋味儿。

  “看你个头……我、我本来也不用后面的,要不是你……”

  晏明修露出得意地笑容,“当然,你这里只有我能操。可是翔哥,我真的好想看你用后面自慰,你做给我看好不好?”

  周翔脸一红,“臭小子,你找打是不是。”说着就想坐起来。

  晏明修这时候那儿会让他走,用力压着他的大腿,逼得他不得不门户大开,下面的小肉洞含着晏明修的手指,正做着畅快地吞吐,显然已经软了很多。

  晏明修也不逼他,一边越来越快地用手指淫略那湿软的小洞,一边不依不饶地撒娇,“翔哥,我想看。”

  周翔的情欲已经被完全勾了起来,他难捱地扭动着腰,红着脸催促道:“别犯浑了,赶紧……唔……赶紧进来。”

  “可我想看。”晏明修含住周翔的喉结,用力吸允着,“我想看你想着我自慰的样子,做给我看吧,翔哥,我想看,你要是不做,我今晚就只用手指了。”说着还恶劣地用手指用力按压周翔的前列腺,那强烈的刺激逼得周翔尖叫一声,整个下半身都在发抖。

  周翔大叫道:“混蛋,我就不信你忍得住。”

  晏明修舔了舔嘴唇,他抽出手指,把上面湿黏的液体尽数抹在周翔脸上,邪笑道:“翔哥,你会比我先忍不住的。”说完,并拢气三根手指,狠狠插进周翔的肉穴。

  “呃啊——”周翔大叫一声,那刺激逼得他差点儿射出来,晏明修作恶的手指在的肉洞里不停地翻搅、抽插、挤压,他整个下体湿得不成样子,可是不够,还不够,他想要更粗、更硬、更长、更热的东西,他想要晏明修的肉棒,想要那坚硬的肉刃狠狠贯穿他,带给他无上的快感。

  晏明修轻哄道:“翔哥,做吧,做给我看吧,然后我马上就满足你。”

  周翔睁开水汽氤氲的眼睛,羞耻地看着他,“你这个王八蛋,就会折腾我。”

  晏明修笑意盈盈,“你所有淫荡的样子,我都要看到,因为这些都属于我。”

  周翔抓着他的手臂,将他的手指拔了出来,他一咬牙,闭着眼睛道:“要看,你就给我看好了。”

  晏明修满眼欲火,一眨不眨地看着周翔。

  周翔调整了一下姿势,羞赧地分开腿,学着晏明修的样子,把手指慢慢插进了自己的肉洞里,当他修长的手指穿过湿腻的润滑液,滑进那高热紧致的肠壁内时,他感到一阵异样地快感,如电流般蹿过他全身。他知道晏明修此时正看着,可他不敢睁开眼睛,他羞耻得不知如何是好。

  晏明修却不肯放过他,“翔哥,睁开眼睛,不然了不算数哦。”

  周翔勉强睁开眼睛,在对上晏明修那双饱含情欲的眼睛时,他感觉下体一紧,从晏明修那双眼睛里,他仿佛看到了无数淫秽的画面,那刺激让他浑身颤抖。

  晏明修捏着他的下巴,让他低下头,“翔哥,你看,你下面的小洞正吃着自己的手指呢。”晏明修伸出湿漉漉的手指,在周翔的穴口打转,最后也跟着挤进了那洞里。

  周翔低吟一声,“你别……”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肉洞里并排插着六根修长的手指,肆意地玩弄着自己最私密的地方,他感觉全身都烧起来了。

  “你速度太慢了,我教你怎么更舒服。”晏明修的手指就那么在周翔的菊穴内翻转搅动,带领着周翔的手指去按压他的前列腺,完全就是在教周翔怎么用自己的手指让自己高潮,“感觉到了吗?按这里你就会特别爽,再往深一点,你会全身都颤抖,这里一下子咬得特别紧,速度要快。”晏明修边说边握紧了周翔的性器,上下套弄着,“想我的时候可以这么做,想着这是我的肉棒在插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只想着我,知道了吗?”

  周翔被上下夹击,用力摇着头,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他只觉得快感太过密集,自己简直要爆炸了,同时有六根手指在他肉洞里前前后后地抽插着,其中还有自己的……他似乎在晏明修的带领下掌握了某种节奏,不知羞耻地玩弄着自己的菊穴,甚至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快感。

  突然,他的手被抽了出来,下一秒,一个粗长硬热的大家伙猛地插进了他的身体里,周翔高亢地叫了一声,声音沙哑中又带着舒爽,听得晏明修骨头都要酥了。

  晏明修固定着他的腰,凶狠地抽送起来,“翔哥,还是我的宝贝最能让你爽吧?”

  周翔已经被他顶得说不出话来,他用力地抓着沙发,唯恐自己在这汹涌的快感中溺毙。

  晏明修的速度和力道向来惊人,不知疲倦地用力顶弄周翔的肠道,每一次的挺近都连根没入,干得周翔呻吟不断,屁股都被晏明修撞红了,润滑液被晏明修狂猛的动作挤压成了湿滑的泡沫,顺着周翔柔嫩的穴口往外淌,不时带起噗嗤噗嗤地水声,说不上地淫荡。

  周翔的两条长腿情不自禁地勾缠着晏明修的腰,渴求着更强烈的刺激和让他沉迷的快感。晏明修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抽插都逼得周翔吟叫不止,情欲的火焰越烧越旺,转瞬间就将俩人的理智燃烧殆尽。

  晏明修凶狠地、不停歇地侵犯着这个犹如他生命之重的男人,一次次把体液射进周翔体内,霸道地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周翔则全身心地沉溺在这场性爱中,在晏明修的主导下不断地沉沦。

  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当俩人累得手指都不愿意抬起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晏明修收紧手臂,抱着周翔汗湿的身体,珍惜地抚摸着他光滑的皮肤,久久不愿动。

  周翔疲惫地连眼睛都睁不开,最后沉沉睡着了。

  晏明修撑起身体,温柔地吻着他的唇,目光扫过他每一寸眉眼,眼神里的爱意满的几乎要溢出来。

  这是他此生的唯一,不管外貌怎么变化,都不会动摇他半分,他们一定会握着对方的手,走到彼此生命的尽头。

  晏明修霸道地将他抱在怀里,微笑着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