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章

水千丞 Ctrl+D 收藏本站

  周翔试图睁开眼睛,眼周干涩,光线刺目,他微微睁开了一条缝。入目尽是一片冰冷的白,白得没有半点人气。身体的感觉渐渐归为,他闻到了并不陌生的消毒水的味道,他知道自己在医院,他很意外。

  竟然还活着?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竟然还活着?

  一定是他人品太好了,老天爷都不舍得收他,留他继续普度人间。不管怎么样,捡回一条命都是件好事,只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断胳膊断腿,他感觉不到……他的手,他的腿,全都感觉不到。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或者固然好,但若是变成了残废,岂不是生不如死?

  “周翔?周翔?你醒了?”他耳朵里陡然蹿进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声音凄切悲伤,带着浓重的哭腔。

  周翔努力转过脖子,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很瘦,长得很面善,尽管她叫着自己的名字,可是周翔并不认识她,这是谁呢?

  “周翔啊……”那女人想哭,但是硬生生忍住了,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口,拽住一个护士,激动地大叫,“我儿子醒了!我儿子醒了!你快去叫医生啊。”

  儿子?谁是你儿子?周翔张了张嘴,想说话,但是喉咙跟火烧一样干痛,他努力了半天都没发出声音。

  渐渐地,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四肢了,他动了动脚趾,都在,他的手脚都在!

  不一会儿,就冲进来一堆医生和护士,围着他一阵忙活,护士啧啧感叹,“居然真的醒了,已经昏迷两年了,居然真的醒了,这真是奇迹,阿姨,恭喜你啊。”

  那妇女连哭带笑,激动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一个护士给周翔倒了杯水,用勺子喂了他一点,就那么一点点,她就把水收走了,她轻声说,“别急,你现在需要好好适应。”

  周翔哑声说,“我……我怎么样?”那声音嘶哑,简直不像人发出来的。

  “周翔。”那中年女人扑了上去,摸着他的脸哭着说,“妈妈知道你一定会醒过来的,你可算醒过来了,妈妈就要坚持不住了呀。”

  周翔震惊地看着她,这个女人,真的认为自己是她的儿子吗?周翔回顾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完好无损,他过去三十三年所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虽然他死之前那一段日子,过得太糟心,他恨不得把和那个人有关的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可是他确定自己没忘,而他的记忆中,确实没有这个女人。尽管……尽管她哭得让他难受,她的眼泪那么热,那是属于母亲的泪水。

  “你……你是……阿姨,我不认识你。”周翔勉强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哭声止住了,那女人惊讶地看着他,医生和护士也都呆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医生拍了拍那女人的肩膀,“陈女士,周翔脑部受重创,他醒来之后任何状况都有可能发生,如果仅仅只是失去了记忆,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陈英抹掉眼泪,她颤巍巍地摸着周翔的脸,“周翔,儿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妈妈呀。”

  他确实叫周翔,可是他妈在他八岁的时候就死了呀,他做梦都希望自己还有妈,可是……

  “陈女士,请你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给患者太大的压力,这样吧,你先出去休息一下,我们给他做进一步的检查,好吗?”

  医生给护士使了个眼色,护士小姐搂着陈英轻声劝慰道:“阿姨,咱们先出去吧,你冷静一下。”说完不由分说地把她带出了门。

  周翔被推出了病房,去拍片和做其他检查,他脑袋昏沉沉的,一会儿又想睡觉,无意之中一转头,看到了医生黑屏的电脑屏幕上,映照出来的他的脸。

  当他看清那种脸的时候,他被镇住了。

  漆黑的电脑屏幕里,面容看得并不十分清楚,但足够辨认五官,周翔看着那个人呆滞的表情,这是谁?这不是他的脸……这个人……是谁?

  医生把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怎么了?”

  “镜子。”

  “什么?”

  周翔突然粗噶地大喊了一声,“给我镜子。”

  医生吓了一跳,想了想,还是递给他一面镜子,“你的脸没事的,放松下来,别激动。”

  周翔抢过镜子,镜子里清晰地映出一张年轻俊朗的脸,看上去二十五六的样子,眼睛不大,很有神,虽然脸色苍白,但看上去依然很有男子气概。

  但这不是他周翔!

  难怪那个阿姨要叫他儿子,她没弄错,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儿子的身体里住着个野魂。

  这么说,他还是死了,至少他的身体,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去,怎么能不粉身碎骨?但是他的灵魂重生在别人的身体里,这个年轻人,也叫周翔。

  医生奇怪地看着他,“你怎么了?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吗?”

  周翔把镜子扔到了一边,有些瘫软地躺会床上,用手背盖住了眼睛,喃喃道:“没事。”

  他整个人都还在震惊中,这要他如何接受眼前的一切?

  也许就是因为他们同名同姓,所以老天爷收错魂儿了?

  无论怎样,他一切都太诡异了,他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什么牛鬼蛇神他压根儿不信,也从未畏惧过,可是现在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动摇了,一时之间,除了震惊,他真不知道作何反应。

  医生善解人意地说,“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你昏睡了两年,刚醒过来,心理负担会很大的,不要自己给自己压力,睡吧。”

  医生沧桑又浑厚的声音好像一记催眠针,周翔闭上了眼睛,感觉一阵疲惫涌上心头,渐渐困意就袭了上来。

  这样也好,他活下来了,以全新的身份,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让他重头再来,他可以抛开过去,好好生活。

  抛开那些……他觉得失败的、不愿回首的过去。

  “来,把这个鸡汤喝了,先喝汤再吃饭,养胃。”陈英满眼心疼地看着周翔,眼里的慈爱让周翔感到心酸。

  他无法开口告诉一个母亲,她辛苦养大的儿子,身体里住着别人。

  “喝呀,愣着干什么?就算你不记得我,你肯定记得这个味儿,你从小就爱喝我炖的汤,喝吧。”

  周翔接过汤碗,舀起一勺浓香的鸡汤,喝了一口,味道鲜美诱人,他忍不住多喝了好几口。

  “慢点儿,别烫着。”

  周翔喝完一碗汤,看着陈英,沉声道:“阿……妈,你别天天给我送饭了,医院有吃的。”他醒过来已经三天了,这两天一直在下雨,每次陈英进来,他都看到她的裤腿全湿了,这个矮小瘦弱的女人,为了给自己的儿子送一顿热乎的饭菜,要坐半个小时的公交车走十多分钟的路,他又心酸又感动,这就是有妈的感觉,他以为他这辈子都体会不到了。

  陈英感慨道:“送饭怎么了,以前我送你都吃不了。”想到这两年的艰辛,陈英眼圈有些发红,但她马上就笑了起来,“不说这些,你醒过来就好,妈什么都不图了,也不逼你做不愿意的事了,只要你好好活着。”

  周翔隐隐觉得陈英的话里有话,不过他没问,怕又触及她的伤心事。从她和医生口中,他断断续续地知道,这个身体两年前被掉落的重物砸中,本来所有人都以为他要一辈子当植物人了,没想到他竟然醒了过来。而周翔也知道,距离他不慎在暴雨中坠崖,已经过去了两年。

  他不仅看了眼隔壁病床的老人。这间双人病房就他们两家,这位老人因为中风瘫痪,已经在床上躺了半年多了,据说还有意识,但是跟活死人差不多。老头没了老伴儿,就一个独子,儿子工作忙,平时一个星期才能来一两次,陈英有时候就帮着护工照顾下老人。周翔看着陈英和护工为了给老人擦身体累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就可以想象这两年来,陈英是怎么照顾他的。这个女人为自己的儿子受了多少苦,他醒过来之后却只字不提,周翔看着她,就无法不去想象,如果自己的母亲活到今天,是不是也要为他这样操心劳累。

  在他心里,他渐渐接受了陈英是他母亲这个事实,他甚至觉得有一丝庆幸,他做梦都想有的妈,一觉醒来居然真的有了,老天真的待他不薄,不但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还给他一个妈。

  周翔在陈英的监督下吃完饭,陈英用扇子给他扇着风,微笑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慈爱。周翔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陈英马上说,“儿子,要不要看会儿电视”

  “哦,行。”

  陈英把电视打开了,但是两人的心思都没放在电视上,周翔问道:“妈,我什么时候能出院?”他看得出来陈英并不富裕,他感觉自己都好了,没必要继续住在医院。

  陈英道:“不急,这些年大钱都花了,还差这几天吗?妈就希望你健健康康地出去,咱听医生的,给你治病的几个医生人都挺好的,他们说你什么时候出院,你就什么时候出院。”

  周翔点点头,“妈,你给我讲讲咱们家的事吧,医生也说,你给我讲讲,说不定我那天就想起来了。”没叫一声“妈”,周翔就觉得心跳得特别快,不知道是因为欣慰,还是因为心虚。

  陈英笑了笑,“这个,也不急,等你出院,我给你找你小时候的照片,一边看一边给你讲,医生说了,你现在不能累着脑子,你好好修养就行,什么都不用想。”

  周翔也不勉强,就无意间把眼睛落到了电视屏幕上,电视上正在播一个电影的发布会,镜头一转,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周翔瞪大眼睛。

  汪雨冬!

  导播给了这位男影星一个大特写,那无疑是个非常俊美的男人,优雅俊逸,剪裁合身的西装把他的身材衬托得修长挺拔,轻扯的嘴角洋溢着如春风般和熙的笑容,不知道迷惑了多少女人的心。周翔对这个大名鼎鼎的影帝再熟悉不过,他曾经给他多部电影当过武打替身,因为他们有着非常相似的身材和背影。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晏明修还真看不上他,可惜他当初真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他会放宽心跟晏明修当个炮友,不用落到撕破脸那么难看的境地。

  心脏处传来阵阵闷痛。这颗心不该算作他周翔的心,却还是会为了那些破事儿而痛,真是要不得。周翔自嘲地笑了笑,“妈,换个台吧。”

  “哦。”陈英转头看了一眼,“这不是汪雨冬吗?”

  “你认识?”

  “哎哟,你妈也没老到电视都看不着吧。”陈英笑着斜了他一眼,“汪雨冬谁不认识啊,是个特别有名的大明星。就上半年他结婚的时候,隔壁你张大娘家那个小丫头,哭天抹泪寻死觅活的,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儿都想什么呢。”

  周翔身体一颤,“他……他结婚了?”

  陈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儿子,你记得他吗?”

  “不、不记得,就是,男明星不都结婚晚吗,我看他也就二十多三十。”

  “是啊,报纸上说,他和他媳妇儿处了好几年了,说女方背景很神秘的,反正是很不得了的大家小姐,记者都挖不出太多消息。我就记得他媳妇儿那个姓特别好听,姓晏,不是燕子那个燕,是……”

  陈英之后再说些什么,周翔都有些没听进去。他脑子里反复回响着一件事,那就是汪雨冬和晏明媚结婚了。

  他们结婚了,晏明修会怎么样?哭天抹泪寻死觅活吗?他那么迷恋汪雨冬,眼看着汪雨冬从姐姐的男朋友变成了姐夫,他会发疯的吧?

  哈,真是可笑。说起来,晏明修,虽然咱们俩不是一路人,却都犯一个毛病,就是总眼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