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完结章

东奔西顾 Ctrl+D 收藏本站

  纪思璇和韦忻在工作上一向默契无间,抢生意抢到各路同行没脾气。某日纪思璇去参加投标,心情很是复杂。

  作为建筑师,投标时会遇到各种熟人,最尴尬的就是遇上以前的老师和你竞标,而你以前的同学坐在评委席上。最最尴尬的是遇上以前的老师和你竞标,你以前的同学坐在评委席上,而你却中标了。最最最尴尬的是遇上以前的老师和你竞标,你以前的同学坐在评委席上,你却中标了,而且评委席里的那个同学曾经追你未果。

  投标结束后的饭桌上,纪思璇没精打采的打了个哈欠,觉得这顿饭还是早吃早散的好。

  纪思璇作为大赢家自然成为各设计院围攻的对象。

  “璇皇,喝啤的喝白的?”

  纪思璇也没推诿,“喝白的。”

  立刻有人竖起大拇指,“璇皇爽快人啊。”

  纪思璇抬手叫服务生,“来罐椰汁。”

  “……”

  包厢里立刻安静下来。

  纪思璇放下手,冲服务生开口,“开玩笑的,不要椰汁了。”

  众人乐了,“哈哈,璇皇真幽默,喝多少度的?”

  纪思璇一本正经的回答,“七八十度的就行。”

  “呃……”

  众人又傻了。

  这下纪思璇不干了,皱着眉问,“椰汁不能喝,连白开水也不给吗?现在请客吃饭都这么抠吗?”

  众人完全跟不上纪思璇的节奏,碰了一鼻子灰之后终于老实了。

  所谓饭局,吃饭从来都不是重点,纪思璇吃饱之后看着一群人互相劝酒实在是觉得没意思,低头和乔裕发短信。

  乔裕问她还有多久结束,他来接她。

  纪思璇抬起头轻咳一声问,“我有点事能不能先走了?”

  众人当然不肯,全票反对,“当然不行!”

  纪思璇如实反馈给乔裕。

  乔裕回了个知道了之后便没了动静。

  十几分钟后,包厢的门被轻声敲开,乔裕站在门前微笑着看着众人。

  一群人纷纷扔了酒杯围上去打招呼。

  “哟,乔部也在啊。”

  “这么巧啊,乔部。”

  乔裕边往里走边笑着打招呼,“不用这么客气,大家都坐吧。”

  “乔部坐我这儿吧!”

  “坐我这儿坐我这儿!”

  “我就坐这儿吧。”乔裕顺势坐到了纪思璇旁边,开口解释,“过来接个人,谁知没结束对方不放人,我就坐一会儿等一下。”

  立刻有人跳出来拍马屁。

  “什么人啊,还要乔部亲自来接。”

  “乔部来接都不放人,太不给面子了!”

  “就是就是!”

  “既然你们这么说的话……”乔裕转头看向纪思璇,“那我们走吧?”

  纪思璇忍着笑看了半天的戏,早憋不住了,“好啊。”

  众人看着十指相扣的两个人并肩走出了包厢,愣在当场。

  “什么情况?”

  “不知道啊……”

  “乔裕和纪思璇……没听说啊……”

  “我们是不是得罪乔部了?”

  “喂,老张,你是不是还欠着纪思璇的设计尾款呢?”

  第二天一早,纪思璇久追不下的设计费已经到账。

  几天之后乔裕接纪思璇下班的时候就觉察到她不高兴,他趁着纪思璇去洗手间悄悄问她的助手。

  助手摇摇头,“不知道啊,今天去了一趟设计院,回来就不太高兴,午饭都没吃。”

  乔裕点点头,没说什么。

  纪思璇从上了车就不发一言,等红灯的间隙,乔裕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你知道每年建筑协会要评的那个建筑奖吧?”

  “知道啊,今年不是还没公布结果。”

  “前两年说我资历不够没有参评资格,今年终于够了。可今天我去设计院送审图纸,听说那个奖项已经内定了,不是亲妈生的就是受欺负!”纪思璇愤愤不平的碎碎念,说完瞟了乔裕一眼,恨恨的开口,“腐败!”

  乔裕苦笑,“跟我有什么关系?”

  纪思璇彻底炸毛,“怎么没关系?一丘之貉!同流合污!”

  乔裕宽慰她,“只是听说而已,说不定是谣传。”

  纪思璇却不再说话。

  乔裕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去握她的手,摩挲着她的掌心,“好了,不是午饭都没吃,带你去吃晚饭。”

  当着纪思璇的面乔裕没说什么,可第二天便出现在了建筑协会会长夏正平的办公室。

  他难得假公济私,和夏正平寒暄半天,开口问,“方不方便把这次获奖名单拿给我看一下?”

  乔裕为了避嫌,自从和纪思璇在一起之后便不再分管建筑,可会长也不敢怠慢,很快让人打印了一份送过来。

  乔裕假模假样的从第一页开始看,却都是一扫而过,看到第三页时,忽然皱眉,“这个奖项……”

  夏正平开口解释,“哦,这是光华实业的老总亲自打的招呼,是赵家的太子爷,现在在市里的设计院给李老打杂。”

  乔裕没接话,指着提名里的一个名字,“其实我觉得……纪思璇不错,之前看到的投票结果她都排在第一个。”

  “是这样,论才华和实力,纪思璇当之无愧,可论背景,那就差的太多了。”

  夏正平才说完就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一向温和的乔部脸色有些难看,尹和畅看到乔裕隐隐有发飙的迹象,竟然有些莫名的兴奋。

  乔裕抿住唇角,下巴的线条坚毅锋利,脸上是尹和畅从未见过的沉郁和决然,可很快乔裕却又风轻云淡的笑着开口,“原来还需要背景啊……”

  胖胖的中年男人不好意思的呵呵笑了两声,“您懂的……”

  乔裕合上文件夹,站起来,“行吧,那就先这样吧,我拿回去慢慢看,就先走了。”

  尹和畅傻眼,这样就结束了?

  夏正平把乔裕送到门口时,乔裕忽然转身,脸上还挂着浅笑,“对了,夏会长,我有女朋友了。”

  夏正平不知道乔裕为什么忽然跟他说这个,愣了一下笑着恭喜,“恭喜乔部啊。”

  乔裕似乎心情很好,“你不想知道是谁吗,你认识的。”

  夏正平一头雾水,“我认识的……是谁啊?”

  乔裕捏着文件夹,指着一个名字给他看,“就是她。”

  夏正平摸出老花镜戴上,仔细看过去,然后僵住。

  乔裕把文件夹合上,递给夏正平,依旧笑得如沐春风,“不知道我是她的背景够不够?”

  夏正平点头如捣蒜,“够够够!”

  到了颁奖典礼的当天,纪思璇已经调整好心情,接受了内定这样的结果,可当主持人站在台上宣布那个奖项时,她还是有所期待的。

  纪思璇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坐在一旁的乔裕忽然转头看她。

  纪思璇不明所以,回望过去。

  乔裕无声的开口,“是你。”

  “什么?”

  纪思璇一头雾水,下一秒便在乔裕的笑容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主持人热情饱满的恭喜着她,请她上台领奖。

  纪思璇已经傻了,愣愣的看着乔裕。

  乔裕笑着提醒她,“上台领奖啊。”

  纪思璇很快回神,走上台去。

  乔裕坐在下面看着台上,灯光下光彩照人不急不慢的发表获奖感言,纪思璇说到最后一句时忽然看向他,乔裕心中无限满足。

  又是一年毕业季,乔裕又收到邀请回母校做访谈,气氛依旧很火爆。

  到了回答问题阶段时,主持人念着手里收集来的纸条,“这条是问师兄大学的时候有没有翘过课?”

  乔裕摇摇头,“没有。”

  下面一群年轻的学生立刻大笑着起哄,“好无趣哦。”

  乔裕一笑,“我本来就是个很无无聊的人。”

  下面有男生大声喊,“那作弊呢?肯定也没有吧!”

  乔裕认真想了想,“这个还真有,帮别人做过。”

  主持人也是一脸兴奋,“快讲讲!”

  乔裕看了眼台下第一排坐着的几位校领导,犹豫了一下,“在这里讲这个不太好吧……”

  台下立刻是夸张的抱怨声。

  一位教过乔裕的教授忍不住也跟着起哄,“讲讲讲,学校不会处理你的!”

  乔裕看了眼坐在角落里的纪思璇,浅浅笑着,“当时是转专业考试,我是监考……”

  纪思璇和他对视了一眼,也跟着笑起来,是,他是帮她做过弊。

  当时她坐在座位上看着一本正经的他就忍不住想要调戏,很快便举手问,“师兄,请问第九题是不是出错了?”

  乔裕完全无法预料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的剧本,她似乎随时随地都能扔出一颗炸弹来。

  所有人抬头看着他,他低头从讲台上抽了张卷子,看了几秒钟又看看她,“没有错。”

  她站在教室的后半部,俏生生的继续问,“选项c,没错?”

  乔裕沉吟半晌,似乎挣扎了许久终于开口,“没错。”

  “好的,谢谢师兄。”纪思璇眉飞色舞的坐下,在答题卡上第九题的空白处写上了c。

  其实那道题纪思璇是会的,那次的考试对她而言很简单,她就是想调戏那个一本正经监考的人,想知道他会不会因为她而放弃自己的原则。

  纪思璇回神的时候就看到乔裕一脸无奈的笑着,“就是这样啊,她就知道这道题的答案是c。”

  “哦~”

  “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她是不会,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故意假装不会的……”

  气氛越来越火热,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上写满了八卦。

  “是个女生吧?”

  “她是想追你吧!”

  “师兄后来有没有被追上?”

  乔裕点点头,“有。”

  “师兄,你不觉得谈恋爱很浪费时间吗?”

  “时间啊,人都是她的了,时间算什么,浪费就浪费吧。”

  “师兄对一手毕业证一手结婚证怎么看?”

  “结婚这个事情只要时机成熟了,什么时间都是可以的,毕业的时候也不是不行。当年我就打算在一个女孩毕业的时候向她求婚的。”

  “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出了点事情就没有求成。”

  “好遗憾。”

  乔裕微微笑看向纪思璇,“不会啊,好在后来求成了。”

  “乔师兄做过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

  “她睡不着的时候,我给她念书。”

  “念的什么书?”

  “思想概论。”

  “……”

  “别人对你做过最浪漫的事呢?”

  “我睡不着的时候她给我念书。”

  “也是思想概论?”

  “不是,是建筑史。”

  “……”

  主持人忍不住吐槽,“师兄的世界我们果然不懂。”

  “听说学建筑的和学医的男生手很灵巧,乔师兄能不能现场给我们展示一下?”

  乔裕想了想,“我找个同学上来帮我一下吧。”

  说完站起来往台下扫了一圈,最后停在某个角落,“那位同学,能不能麻烦你一下?”

  纪思璇倒是很配合,很快站起来走到乔裕面前,乖乖巧巧的叫了声,“师兄好。”

  乔裕扶了下她的肩,“你不要动。”

  然后很快蹲在她面前,解开她的鞋带,又解开自己的,动作极快的开始打外科结。

  坐在前排的几个学生看得真切,“师兄你是有预谋的吧!”

  “师兄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防火防盗防师兄!”

  “咱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么漂亮的女生啊,我怎么不知道!”

  “哈哈哈哈……”

  乔裕打了几个之后站起来牵着纪思璇的手作介绍,“这位是我夫人。”

  “啊啊啊啊啊……”

  台下的尖叫声不断,台上的两个人十指相扣,相视而笑。

  访谈结束之后,乔裕牵着纪思璇的手在校园里一直溜达到天黑才回去。

  乔裕休年假的时候准备带着纪思璇回故里看看,之前纪思璇一直不知道乔裕的祖籍竟然在南方。

  临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乔裕把旅行箱从衣帽间翻出来,擦干净之后嘱咐纪思璇,“小朋友去床上躺着自己玩会儿,有什么要带的就跟我说。”

  纪思璇躺在床上抱着被子来来回回打了几个滚,想起要带什么便大声喊乔裕。

  乔裕在卧室和衣帽间进进出出几次之后,终于大致收拾好了,便拖着行李箱去卧室慢慢整理。

  纪思璇趴在床边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我忽然想做你妹妹了,可以和你一起长大,叫你一声二哥,你就屁颠屁颠的跑来看我,多好!”

  乔裕正在收拾她的睡衣,有些无语的抬眸看她,“我可从来没帮我妹妹做过作业,也从来没帮她做过弊。”

  纪思璇一脸认真的权衡半晌,终于下定决心,“那我还是不要做你妹妹好了。”

  乔裕忍俊不禁,小声嘀咕,“说得好像你想做就能做一样……”

  半天没有动静,他再抬头看过去时,她已经抱着被子睡着了。

  乔裕带着纪思璇在这座南方的城市待了几天,南方气候湿润,倒也养人,玩儿了几天之后便打算离开。

  临走那天的清晨,他站在乔家祠堂中央,拿着毛笔在红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簪花挂在了祠堂前的高树上。

  纪思璇站在一旁看了半天,一脸好奇的问,“这是在干什么?”

  乔裕擦了擦手走过来解释,“乔家的习俗。族里男性婚后生下男孩,就要用这种方式告诉祖先。”

  纪思璇摸着丝毫不显的小腹,“可是还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乔裕牵着她的手往外走,转头温柔的看着她,“男女都一样。”

  从祠堂出来,青石小路古朴幽静,乔裕走了几步才发现纪思璇没有跟上来,他停下来,轻声叫了她一声,然后向后伸出手去。

  她笑嘻嘻的跟上来,从青石板上跑过,步履轻盈,绽放出大片的绚烂,空灵静致,很快牵上他的手,她站在阳光里对他莞尔一笑,极尽妖娆。

  然后乔裕明白,他这辈子算是完了。

  乔裕微微垂眸看着她,弯起唇角,“真好,你还是当初的模样。”

  真好,你还是当初的模样,没有因为生活的变故和我的放弃而沉默寡欢,还是当初那个明媚,朝气,勇往直前的纪思璇。

  纪思璇忽然开口,“乔裕,我忽然觉得我好亏啊。当年是我先追的你,连求婚都是我先开的口。”

  乔裕睨她一眼,“你说这话不昧良心吗?二维码没看到?”

  纪思璇理亏却一脸任性,“我不管,反正是我先喜欢上你的!”

  乔裕在春风中唇角微扬笑得胸有成竹,眉眼间不乏俊逸温情,“好啊,那我们就来比比看,到底是谁先喜欢上的谁吧?”

  当年夏日里的画中人,清亮明眸,笑靥生花,你怎么会比我早?

  初识钟情,终于白首。

  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