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 41 部分

东奔西顾 Ctrl+D 收藏本站

  的后背,嘴里小声呢喃着,“清清乖,别哭了……”

  林清靠在他的怀里,心里出奇的平静。他的手指那么凉,可是他的怀抱却那么温暖。刚才的一切都是她没经历过的,心一直在扑通扑通的跳得很快,可是从他拥她入怀的那一刻,她心里所有的恐惧全都烟消云散了。

  过了许久,她终于平静下来。

  陆槿枫开车送她回学校。车子在校门口停住,他下车送她回寝室。

  从校门口到寝室楼下,两人一路无语,却不约而同的想起小时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巷子里。陆槿枫微微回头用余光看了她一眼,她低着头耸着肩膀,可怜兮兮的样子。

  又走了几步,陆槿枫的手忽然被她握住。

  久违的感觉,竟然让他的心猛烈跳动起来,转头看她。

  林清小跑了几步跟上来,也不看他,低头和他并肩走着。

  陆槿枫脚下动作未变,被握住的那只手动了动,终究没有动作,只是任由她握着。

  地上的影子被拉得又细又长,却依旧交缠在一起。

  到了寝室楼下,陆槿枫停住,一手插在裤子里,一手被她握住,“快回去吧,那种地方不是你该去的,以后别去了,我和你不是一种人,你该明白的。”

  林清忽然抬起头,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笑出来,那个笑容干净纯粹,“我不怕,哥哥,我喜欢你。”

  心狠手辣的陆槿枫,薄情寡欲的陆槿枫,冷漠冰冷的陆槿枫,那天竟然红着脸落荒而逃。

  她笑得时候,整张脸都生动起来,眼里细细碎碎的光逼得他不敢直视。

  她说,她喜欢他。

  她说,她不怕。

  她怎么会不怕呢?

  后来陆槿枫不知道林清用了什么方法,竟然从小武口中套出了他家的地址,没事儿就往他那里跑,今天送点水果,明天送点牛奶,然后以各种理由赖着不走,粘着他不放。

  其他人都看的出来,陆槿枫对这个女人是不一般的,由着她胡搅蛮缠。如果陆槿枫真的想摆脱一个女人,那还是什么难事儿吗?

  林清期末考试的那几天一直呆在学校复习考试,没再往陆槿枫家里跑。陆槿枫每天看着空荡荡的家,心里也空荡荡的。

  这个认识让他吓了一跳,有些事,不能再拖了。

  那天,林清兴高采烈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门口那双刺眼的高跟鞋,然后从门口到卧室,一路上丢弃着陌生女人的衣物,从外套到内衣。

  林清木然的推开卧室的门,陆槿枫正和一个女人在床上纠缠,两个人衣冠不整。

  听到声音,床上的两个人停止动作抬头看过来。那个女人看到林清,娇滴滴的埋进陆槿枫的怀里,挑衅着,“哟,槿枫,这种没张开的小妹妹,你也喜欢啊?”

  陆槿枫恍若未闻,扫了林清一眼,便翻身压上那个女人,继续之前的动作。

  林清两眼冒火的盯着两个人,转身就走,嘭一声大力的关上卧室的门。

  陆槿枫忽然停止了动作,一脸冰霜的从那个女人身上翻身下来。可是他刚准备下床离开,卧室的门又重新被打开,林清的笑脸就出现在门后。

  “继续啊,我想你们不介意多个观众吧?”

  那个女人靠过来,却被陆槿枫一把推开。他头疼的抚抚额,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打发走了那个女人,等陆槿枫洗漱重新换了衣服出来,林清什么都没说,忽然要吃西餐。陆槿枫虽然觉得奇怪也没多想,便带她去吃西餐。

  餐桌上,林清一口一口的不知不觉间喝了不少红酒,等陆槿枫发觉,她已经满脸通红,只会傻乎乎的笑了。

  陆槿枫带她回家,刚进门,他就被她按在门板上。

  她盯着他看了几秒钟,忽然开口,“槿枫!”

  陆槿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你叫我什么?”

  林清气鼓鼓的回答,“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哥哥了!我也要叫你槿枫!”

  陆槿枫想起刚才的事情,只觉得好笑,他拍拍林清的肩膀,“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谁知他刚碰到她,她便像条小蛇一样缠上来。

  她颤抖着身体,慢慢贴上他的唇,笨拙的伸出舌头细细的舔着他的唇舌。

  陆槿枫的□一下子冒上来,终于明白她为什么喝那么多酒了,原来是喝酒壮胆啊。他闭了闭眼,声音喑哑,“林清,别胡闹。”

  “我没胡闹!我想让你要我!我没喝多!真的!”边说边拉着他的手抚上她的胸,“我不是没长大的小孩子,你摸摸啊!”

  手下柔软的触觉瞬间燃烧了他,陆槿枫贪恋这种触觉,舍不得放开。

  林清的手在他身上摸索着,冰凉的小手从衬衣下摆探进去,在他身上乱摸,边摸还边踮着脚亲他,“要我……你要我啊……”

  陆槿枫的眼睛里都是欲望的火焰,他盯着她看了几秒,猛地打横抱起她进了卧室。

  陆槿枫看着眼前熟睡的脸,伸出手细细的抚摸,她累坏了。

  明明是第一次,当他进入她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明明又疼又不适应,双腿却紧紧地缠着他的腰不让他离开,一次又一次。

  她不知道,她半裸的身体,细碎的呻吟,对他来说是多致命的诱惑,他的理智和自制力在她面前土崩瓦解。

  林清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她随手拿起陆槿枫的衬衣套在身上就往客厅走。

  客厅没开灯,漆黑一片,她却看到了立在窗前的那个人,白烟袅袅。

  她光着脚慢慢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

  陆槿枫没回头,一只手附上腰间交缠的那双手上。

  “你不要推开我好不好,我爱你,我真的不怕。”

  陆槿枫感觉到身后的颤抖,摁灭烟,转身抱住林清,亲亲她的额角,答了一个字,“好。”

  可是,林清,我怕,我很怕。

  林清知道陆槿枫是做什么的,她嘴上说不怕,心里还是害怕的。不过她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他每天出门她都怕他出去了就回不来,每天晚上晚回来一会儿,她就心惊肉跳的。

  可是她再害怕也不会说出来,她怕成为陆槿枫的负担。

  那个孩子的出现改变了一些事情。知道孩子的出现,陆槿枫和林清都很高兴,林清靠在陆槿枫怀里畅想着未来,笑着说,给孩子起名平安,希望他一生平安。

  虽然是个很俗的名字,却道出了她最真实的想法。

  她说完之后,似乎意识到了不妥,不安的看着陆槿枫。

  陆槿枫温柔的亲亲她,告诉她,他们很快就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了。

  也许陆槿枫感觉到了她的不安,他决定金盆洗手。

  可是他愿意不做,有些人却不愿意放过他。走到今天,已经不是他说不想做就可以不做的了。

  那段时间他专门派人保护林清,可还是出了事。

  孩子六个月大的时候,一天她去买婴儿用品,本来他是要陪她去的,可是却有些重要的事情去办。他让她等他回来再去,可是林清却笑他,不就是出个门吗,不用那么紧张,又说了一大堆什么有的没的,笑着推他出门,说晚上等他一起吃饭。

  最终他被她说服,他让其他人陪她去。

  她就是在那一天去了就再没回来。如果他知道那天会出事,他怎么读不会离开她半步。

  她不见了,他像疯了一样全世界的找她,那么多的人手,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终于知道肝肠寸断是什么滋味了。

  终于有了消息,他在郊外一家废弃的工厂里找到了她,她的尸体。

  他看到她的那一刻,真的傻了。兄弟们围在周围,经历过那么多血雨腥风的人,竟然不敢上前。

  她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肚子上有很多刀口,血肉模糊。

  他甚至没来得及跟她说句话。

  那是小武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陆槿枫的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落了泪,只觉得脸上痒痒的,伸手一摸,湿了一片。

  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她,“清清,我带你回家。”

  小武红着眼睛走上来,“三哥,你别这样,嫂子已经走了,你节哀顺变。”

  他恍若未闻,抱着她一步一步从郊外走回来,那么远的路,走了整整一夜。

  他知道他再也不怕什么了,他们杀死了他最心爱的人,从今以后,他再也不用怕什么了。

  大雨终于停了,没过多长时间,便是艳阳高照。

  陆槿枫恋恋不舍的看了墓碑最后一眼,转身往外走。

  小武很快迎上来,跟在他身后。

  公墓外的车子陆续离开。

  夜,漆黑寂静。

  陆槿枫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窗外。

  小武推门进来,把档案袋放在桌上,“三哥,都查出来了。”

  陆槿枫转过身,点点头。

  几天的时间,所有的参与这件事的人他都查了出来。

  他坐到桌后,打开档案袋,一页一页的翻看,嘴边的冷笑越来越明显。

  很好,和他预想的差不多,一个都没少。

  小武看着陆槿枫,浑身一抖,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让他害怕。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城里发生了一起火拼,据说那场火拼死伤无数。据说,据说,其中一方事先疏通好了关系,当晚警察一个都没出现。其中一方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去的。

  提起那晚,小武只记得,陆槿枫杀人杀红了眼。

  当对手的人都倒下的时候,小武转身对陆槿枫一笑,“三哥,我们赢了。”

  陆槿枫和他都是满身满脸的血。

  陆槿枫也对他一笑,然后身体晃了晃,向后倒去。

  小武觉察到不妙,跑过去抱住他的上半身,然后就看到陆槿枫身下一滩血,越涌越多,他颤着声音,“三哥……”

  陆槿枫看着周围的尸体,笑了,欣慰的笑。

  小武很少见到陆槿枫笑,之前根本没见过,后来林清出现后,三哥就只对林清一个人笑。

  作者有话要说:东纸哥的另一本楠木可依要出书了,但是要改名字,各种烦躁不知道要叫什么名字,于是来更这个番外~

  后面还有陆槿枫和琴子的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