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独家

东奔西顾 Ctrl+D 收藏本站

  前一天还是艳阳高照,第二天早晨便是乌云密布。

  江圣卓先送乔乐曦上班,临下车前问,“下班来接你?”

  乔乐曦想了想,“不用了,下午要去郊区看场地,可能会晚点,到时候我直接回家吧。”

  江圣卓点点头,驱车离开。

  雷声轰隆隆的响了一天,终于在下午下起雨来,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江圣卓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雨水冲刷着玻璃,拿出手机给乔乐曦打电话,“在哪儿啊?”

  乔乐曦的声音夹杂着雨水声,“在郊外呢书楿囡小首橃。”

  “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会儿雨太大了,一会儿小点就回去了。”

  “我去接你吧。”

  “不用,你好好上班,在家里等我吧,回去的时候开车小心点。”

  江圣卓应下来挂了电话。

  江圣卓下班回家的时候,已经发展到暴风雨了,路上堵的一塌糊涂,车内的收音机里报道着天气,提醒市民注意安全,车外风大雨大,积水淹没着车轮。

  平时十几分钟的车程,整整走了两个小时才回到家。江圣卓洗了澡换了衣服出来,拿起手机,没有短信和电话。

  时间越来越晚了,雨没有变小的迹象,乔乐曦也没回来,手机信号不好,一直打不进去电话。

  江圣卓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江少,去市里准备建基站的地方沿路有几棵大树倒了,阻断了交通,这边进不去,那边也出不来,今天去考察的几位工程师都被困在那里了。”

  江圣卓听到这里很快拿起车钥匙边走边听书囡萫尒媾荬。

  江圣卓的车停在路边,他打着伞下车,很快有车从后面开过来,有几个人下车大步向他走过去。

  “江少,已经找了人过来清理道路了,您再等会儿吧。”

  江圣卓沉吟了一下,“不等了,你们在这儿看着,我走过去。”

  这几个人纷纷阻拦,“江少,雨太大了,还是等等吧,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不好向首长交代啊。”

  江圣卓没理他们,“行了,就这么定了,你们在这儿等着,一会儿开车来接我。”

  说完就跨上眼前的树枝,灵巧的往前走。

  那么大的风和雨,天又黑,雨水打在脸上身上很疼,可是他连眉眼都没有动一下。

  乔乐曦站在屋檐下看着这盆泼大雨,心里有点着急了。

  这个时候江圣卓应该在家里等她了吧。

  她看看手机,没有信号,联系不上她他该着急了吧。

  乔乐曦有些懊恼的踢着地上的石头,猛一抬头发现雨夜里有个人影像这边走过来,她的心跳忽然加速。

  远远地,可视度并不高,可是她就是能认出来那个人是江圣卓。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她的心就放下了,只有欢喜。

  想也没想,就冲进了雨帘。

  道路清理好已经是后半夜了,江圣卓穿着湿衣服,当时就有些不太舒服还是硬撑着和乔乐曦回到家。

  乔乐曦忙里忙外的给他倒水吃药量体温,用酒精擦身体。

  江圣卓躺在床上拉住又不知道要去干什么的乔乐曦,双颊带着不正常的红,“别去了,陪我躺会儿吧。”

  乔乐曦摸摸他的头,顺从的躺在他怀里,他的身体滚烫,紧紧的拥着她,烫着她的心。

  乔乐曦还是不放心,商量着问,“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江圣卓闭着眼睛看上去很难受,勉强笑着,“不用担心,我睡一觉就好了。”

  乔乐曦看他睡着了想去拿酒精再给他擦擦,谁知刚一动就被他按回怀里,无意识的嘟囔,“乐曦,别走……”

  乔乐曦轻轻拍着他,语气不自觉的放轻,“不走不走,你好好睡……”

  后来她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场感冒,江圣卓被乔乐曦逼着在家休养了好几天,他有意无意的长吁短叹,“哎,年纪大了,不服老都不行喽!”

  乔乐曦没听出他什么意思,笑呵呵的回答,“不老呀,您正当年。”

  每次江圣卓都恶狠狠的瞪着她,乔乐曦一头雾水。

  几天后,乔乐曦终于知道了某人的意图書丶香小丶說☆論壇。

  那就是,年纪大了,该成家了。

  那天是周六,乔乐曦一大早就被江圣卓拽起来,说是去看摄影展。

  乔乐曦迷迷糊糊的任由他给她换衣服,最后拉着她在衣帽间的矮凳上坐下,递给

  她一个盒子。

  乔乐曦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给她,她就条件反射的打开,一下子就醒了,唇角不自觉的勾起。

  一双紫色的水晶鞋。

  看得乔乐曦心里一动,歪头看着江圣卓,“水晶鞋?怎么,我是灰姑娘吗?”

  江圣卓温温柔柔的笑,半跪在她身前,握起她的一只脚给她穿鞋,“不是,你是乐公主。”

  乔乐曦心里奇怪,“这是要去看什么摄影展啊,需要穿的这么正式?”

  江圣卓摸摸她的脸,“一辈子只有一次,当然要重视。”

  乔乐曦有些疑惑,“嗯?”

  “去了就知道了。”江圣卓拉着她站起来,“起来走几步看看合不合脚。”

  乔乐曦站起身走了几步,转头冲他笑,“很合适。”

  江圣卓开车带着她去了城西,下了车乔乐曦还在奇怪的问他,“怎么来这里,不是去看摄影展吗?”

  她指着前方那座古色古香的小院,“那不是你的窝吗?”

  江圣卓笑着拉着她走到门口,示意她推门。

  乔乐曦看他一脸神秘轻轻笑出来,边把头转回来边推了下门,下一秒便惊呆,脸上的笑容僵在脸上。

  清晨,阳光正好,温和的洒在小院里,一片金黄。

  院子里到处都插满了百合,沿路摆满了画架,画架上放着一张又一张照片。

  她抬脚往里走,都是她的照片,还有她和他的合影。

  从蹒跚学步到前几天两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打闹。

  很多照片,有些是当时照的,有些根本就是他根据当时的情景合成的,那么真实,就和真的一样,乔乐曦慢慢的一路走过去。

  她仰头,垂目,回眸,转身,轻笑,他坏笑,挑眉,皱眉,大笑,宠溺。

  乔乐曦伸手摸向最近的一张,照片上的两个小孩子把脑袋各自偏向一边并不看镜头,脸上都带着对对方的不屑。

  连续看了几张,乔乐曦笑出来,好像他们两个小时候就没有心平气和照张合影的时候。

  往前走了几步,大概是中学时期,两个人都是侧脸,当时还年少,都是一脸青涩的稚嫩,江圣卓大汗淋漓的抱着篮球向她走过来,她正笑着和他说着什么。

  那个时候大概是他们人生中最能开怀大笑的年纪。

  乔乐曦继续往前走书稥冂第尐.囡購買。

  两个人背对着镜头坐在空旷的教室里,一起看着前方,黑板上用艺术字写着大大的毕业两个字,光线从窗外照进来,打在黑板上,带着淡淡的伤感。

  从那天之后,他和她先后出国,此后的几年一直没联系。

  然后便是她在国外那几年的照片,有时候是在低头看书,有时候笑着和同学说话……

  再往前走就是两个人手牵手在雪夜里漫步,地上有薄薄的积雪,昏暗的路灯带着温馨,她脖子上还围着他的灰色围巾。

  最近的一张时间应该就在两天前,他穿着和她同款的睡衣,把她压在身下挠她的痒痒,两个人笑着闹成一团。

  乔乐曦再往前走就被一张稍大一点的照片挡住了去路。

  照片上,她不知道在看什么,目视前方开怀大笑,而他在旁边侧头带着痴迷看着她,慢慢笑出来。

  你看着她,像是看到了全世界的葵花,她笑了,你会跟着笑起来。

  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乔乐曦捂着嘴泣不成声。

  江圣卓一直默默的跟在她身后,此刻才上前一步在满院的阳光的百合里单膝跪在她面前,握着一枚戒指向她伸出手,笑得文和宠溺,“乐曦,嫁给我吧,我会让你在我身边幸福一辈子的。”

  乔乐曦垂着眼睛看着江圣卓,她从门口走到这里,看了一路,就像是把过去二十多年的路又重新走了一遍,原来,他们的生命早就纠缠在了一起,根本就不可能分得开。

  江圣卓静静的等着,眼圈也有些红,就像电影里说的,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要看她一眼,万般柔情都会涌上心头。

  乔乐曦狠狠擦了几下眼泪,点了点头,伸手搭在他的手上拉他起来,扑进他的怀里。

  他们在彼此过去的生命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在未来几十年的道路上依旧如此。

  你若相邀,此生跟随。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这是我能给你的最美好的誓言。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