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独家

东奔西顾 Ctrl+D 收藏本站

  一切回归平静后,两个人躺在床上说话。

  她跟他讲这几年她在国外的事情,他跟她讲这几年这里发生的事情,她静静的听着,不时为某个消息惊呼。

  江圣卓把她搂在怀里,“过几天带你去看看关悦,他们家的小公主长得真是漂亮极了,江念一见过一次就念念不忘了,老是嘀咕着要拐回家。”

  乔乐曦叹了口气,“当时走得太匆忙,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不知道她有没有生气。”

  江圣卓捏捏她的脸,“没生气,就是总会念叨你。还有啊,我们都以为,温少卿那个腹黑需要个御姐一样的强劲对手才能制得住,谁知道还是不成,不对,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腹黑制不住御姐?不过说真的,温少卿总是一脸不食人间烟火的笑,真想看看他其他表情是什么样子。”

  乔乐曦想了想问,“温少卿和那个温家是什么关系?”

  江圣卓笑了一下,“我以为你不知道呢。”

  “我本来也没多想,可是这次见过之后觉得他的气度真的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而且温家一直那么低调,连张照片都没有。不过前几天我在我爸那里看到一张合影,温少卿的爸爸竟然和你爸我爸是一届的,今天看见温少卿我才想起来,他和他爸爸长得真的很像,一样的温润如玉。”

  乔乐曦越说越高兴,手臂不自觉的挥舞着。

  江圣卓按下她的手臂,低头咬了下她的鼻尖,一脸不满,“喂,我吃醋了啊!”

  乔乐曦抬头亲亲他的下巴,江圣卓一脸的受用,本以为她会说几句好听的,谁知她接着说,“你和你爸爸长得真是一点不像,他刚毅,你却是一妖孽。”

  江圣卓这次没这么容易放过她,狠狠的吻着她,像是要把她吃下去,直到气喘吁吁才放开她。

  乔乐曦双颊绯红,眼睛像是浸在湖水里一般清澈透亮,看得他又忍不住吻下去。

  最后乔乐曦窝在他怀里平复着呼吸和心跳,忽然发现两个人的心跳竟然一致!

  江圣卓捏着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薄仲阳结婚了。”

  “什么时候?和谁?联姻吗?”

  江圣卓只是远远地看过新娘一眼,他摇摇头,“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不过看的出来他跟以前不一样了,他大概是真的爱她。”

  江圣卓还记得他去参加婚

  礼,薄仲阳站在走廊上对他说,“她说,她有喜欢到不行的人了。我一直觉得她矫情,可是现在,我似乎也找到了那个让我喜欢到不行的人了。”

  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温少卿结婚了,薄仲阳结婚了,紧接着叶梓楠家的宝贝也出生了,他觉得似乎全世界就只有他还是一个人。

  江圣卓说到这里忽然问,“想见见白津津和孟莱吗?”

  乔乐曦愣了一下,她以为江圣卓这辈子都不会再提起这两个名字了,“他们过得好吗?”

  江圣卓本来一脸严肃,却忽然绷不住笑了出来,“不好,一点都不好。”

  乔乐曦也跟着笑起来,“那我就放心了。”

  江圣卓却又收起笑容,“孟莱快不行了,前几天不知道她从哪里打听到你回来了,辗转托人来问我,她想见你一面,我没权利替你决定,所以问你一下。”

  乔乐曦有点吃惊,“快不行了是什么意思?”

  “你走的第二年,陈老就病危了,陈家那几个儿子本就争斗的厉害,她在陈家不断受排挤,最后陈老走了之后,她就被赶了出来,很惨,不知道是不是意外,出了车祸,她这一辈子就是靠那个信念支撑着,现在一切都毁了,她的心也死了,人心死了,身体也垮了。”

  乔乐曦忽然收了笑容,“我能去见她吗?”

  “能啊,你想见我就去安排。”

  他神色语气自然,眉眼弯弯,那双桃花眼眼尾上挑得漂亮,引得她不由伸手去勾勒,喃喃的嘀咕着,“江圣卓,你真的不一样了。”

  曾经的他习惯帮她决定一切,张牙舞爪的把一切结果强压在她身上,虽然都是为她好。可是现在他会正正经经的问她的意见,尊重她的选择,耐心的跟她讲道理,收起一切棱角和锋芒,却更加蛊惑人心。

  静谧的夜晚,两人相拥而眠,平静甜蜜。

  他有多久心里没那么踏实了?她此刻就在他怀里,再也不会走,真好。

  没过几天江圣卓真的带她去看孟莱。

  孟莱住在郊外的疗养院,开车开了很久,远远的看到一座灰色的高墙,车开出去很远了,乔乐曦还在回头看。

  江圣卓配合得放慢车速,直到看不到了,乔乐曦才转过头问他,“白津津在这里?”

  江圣卓点点头。

  乔乐曦忽然轻轻

  书地叹了口气,“你说,这么一场闹剧,白津津,孟莱,我,到底谁输谁赢?”

  香江圣卓脸上依旧带着笑,“你说呢?”

  门乔乐曦垂下眼帘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慢慢笑出来,一脸的得意,“当然是我赢。我比孟莱年轻,比白津津漂亮,关键是我的男人人长得帅还事业有成对我又好!”

  第江圣卓沉沉的笑出来,“这么自信啊!”

  许乔乐曦自己被自己逗笑,刚才的郁闷一扫而光。

  苒刚下车就有医生迎上来,看来江圣卓已经提前打好了招呼。

  冉在病房门口,江圣卓停下来看着乔乐曦,“你自己进去吧。”

  乔乐曦点点头推门进去。

  孟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脸色苍白,头发凌乱,看上去有些狼狈。听到响动睁开眼睛,那双眼睛灰暗没有生气,曾经的美丽已经不在,看来真的是不行了。

  乔乐曦在距离床边不远不近的地方站住,静静地看着她。

  她现在心情很复杂,她曾经和孟莱手拉手笑着走过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谁知再见却是反目成仇,如今她看着孟莱躺在那里,真的不知道是该继续恨她还是同情她。

  孟莱气若游丝,颤颤巍巍的向乔乐曦伸出手,乔乐曦垂着眼睛看那双干枯瘦弱的手,苍白的可以看到血管,她只是很安静的看着,一动没动。

  孟莱慢慢收回手,似乎很痛苦,很用力的开口,“乐曦,我曾经真的很用力的想要把你当朋友,从小到大,你是第一个真心对我的人,我一直都记得。可是后来我却迷了心智。江圣卓以为我是为了他的身份地位才和他在一起的,其实不是的,我曾经真的喜欢过他。可是他……”

  孟莱忽然咳起来,乔乐曦一直冷眼旁观,没有表情和动作,甚至连句话都没有。

  孟莱很快又开口,“可是他却喜欢你,我从一开始就发觉了。他看着你笑的时候是宠溺的,他脸上那种什么都占据不了的妖孽中竟然有了宠溺的存在。你或许没发现,无论什么时候,他的眼睛永远黏在你身上。在国外那几年,你不和我们联系,他对什么都心不在焉,包括我这个女朋友,可是却会偷偷的跑去看你。他送过你一块画图板吧,那是他自己做的,做了很久,有一次还伤到了手。画板里面有个暗格,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是我见过他偷偷的塞了东西进去。乐曦,不管你信不信,我曾经后

  悔过,希望你能忘了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一直等着你回来,想亲口跟你道歉,现在该说的我都说了,就算就这么走了也没什么遗憾了。我祝你和江圣卓幸福。”

  乔乐曦的手用力握紧,指甲嵌在手心里,很疼,可是她却没松开。

  知道是一回事,可是听别人口中听到,感觉依旧震撼。

  乔乐曦什么也没说,很快转身离开,在转过身的那一霎那,竟然落下泪来。

  孟莱在身后叫她,她也没回头。

  乔乐曦机械的开门关门从病房出来的时候,江圣卓正站在窗口背对着她打电话。

  一身灰色系的休闲装,左手□裤兜,右手优雅的举着手机,慵懒而随意,不时答一两个字。

  乔乐曦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他,贴在他背上。

  江圣卓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任由她抱着,笑着用闲置的手覆上腰间的那双手,声音里染上笑意,很快挂了电话。

  他转身伸手抱住她,乔乐曦自然地歪在他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腰,慢慢闭上眼睛书/楿冂第尐腐購買。

  江圣卓摸摸她的脸,微微笑着,“怎么了,伤心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你来了。”

  乔乐曦轻轻的摇头,紧紧的抱住他,他身上的气息熨贴着她躁动不安的心。

  江圣卓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耐心极好的等着她,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在他们周身洒下金色的光圈。

  乔乐曦后来到底找到了孟莱说的那个暗格。

  那是个午后,外面的太阳毒辣,知了在声声抗议着。她坐在客厅里,空调不断吹出冷气。

  乔乐曦抱着画图板反复敲了几遍才找到暗格的位置。

  里面夹着很多张写了字的纸条,每一张的右下角有写着日期。

  乐曦,你怎么不和我联系呢?

  乔乐曦,你翅膀硬了哈!敢不接我电话!

  巧乐兹,我今天去看你了,你穿着红色羽绒服真好看。

  最后一张。

  乐曦,如果我一直等你,那你,就会回来的,对吧?

  日期是她出国的前一天。

  大概是他抱她回房睡觉的时候放进去的吧。

  乔乐曦静静地看了很久,最后又一张一张的塞回去,抱着画图板

  窝在沙发生出神。

  江圣卓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乔乐曦抱着画图板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走过去想把画图板拿下来,谁知一动她就抱得更紧了,很快睁开眼睛,皱着眉似乎被吵醒了很不高兴。

  江圣卓宠溺的笑着,摸摸她睡得通红的脸,又低头亲亲她,“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边说边要把画图板接过来,乔乐曦本能的护了一下,很快松手。

  “这块板子挺不错的,哪里买的?”乔乐曦紧紧的盯着他的脸。

  江圣卓的脸上闪过意思不自然,“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乔乐曦忽然不问了,坐起来抱着他,轻轻的喟叹,“以前是我太迟钝了,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江圣卓有些奇怪,“怎么忽然说这个。”

  乔乐曦在他怀里闷闷的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書楿囡小整理”

  江圣卓整个身子僵住,然后慢慢放松,“从你说你会对我负责任的时候啊。”

  虽然看不到他的脸,可是她却知道他现在肯定是一脸的严肃认真。

  “我什么时候……”乐曦刚说了几个字就顿住,思绪慢慢飘远。

  记忆深处两个童声响起。

  “巧乐兹,你快出去!”浴室里一个光着身子的小男孩红着脸捂着下半身一脸气急败坏的吼。

  倔强的小女孩明明也是不好意思的,胖胖的小脸红得像个苹果,却还装着一脸不屑,“切,有什么好看的!”

  小男孩一脸委屈,“我都被你看光光了……”

  小女孩似乎认识到是自己的错,看着他眼里晶莹剔透好像马上就会落下泪来,不耐烦的甩了句,“你放心好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说完噔噔噔的跑出了浴室,落荒而逃的脚步乱了他的心。

  乔乐曦忽然笑了,可能是小时候电视剧看多了,那么小的年纪竟然会说出那样的一句话,笑过之后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对不起,是我忘了,我以后会记得,再也不会忘了。”

  一年又一年,我慢慢长大,记住了很多事,却唯独忘了当年的约定,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