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3章 新番外 - 吃鸡篇

水千丞 Ctrl+D 收藏本站

  “找到车了吗?该走了。”俞风城催促道。

  “没呢大哥,跳得什么破地方啊,要不跑吧。”

  “太远了,继续找。”俞风城捡起地上的M416,换掉了手里的SCAR,连带把弹夹也更新了一遍,但子弹存量不是很够。

  “真的没有,这么小个地方,跑遍了,走吧大哥。”

  “叫我什么呢。”俞风城暗笑,故意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你指挥上瘾了是吧。”白新羽轻哼一声,“不说好了家里我是领导吗。”

  “我不用你叫我领导。”

  “队长?”

  “不对。”俞风城冲着白新羽跑了过去,“我手里有消音器,要不要?”

  “要要要要要,老大给我啊!”

  “也不对。”

  “呃……老公?”白新羽试探着叫了一句。

  “乖,过来拿。”

  “妈的打个游戏你能不能严肃一点,我们现在是战友,战友懂吗。”白新羽对着手机喷了他一句,“再说这个点儿你在宿舍吧?你要点脸行吗?”

  俞风城低笑:“消音器。”

  白新羽立刻捏着嗓子喊了一句:“老公~”

  俞风城一阵大笑。

  白新羽听着话筒那边儿传来小草浮夸的呕吐声,顿时觉得有些没脸,心里算计着下次一定要把小草喝到爬着出去。

  他们最近都在玩儿吃鸡的手游,平时他下了班,俞风城下了课,睡前打上两盘双排,一边打一边聊聊天,调调情,也有别样的甜蜜。而且这样在地图上跑来跑去,并肩作战,激战的时候也能分泌一点肾上腺素,让他们回忆起热血的当初,真的是相当适合他们的游戏了。

  “M港有车,咱们去M港。”白新羽看了一眼毒圈,“赶紧走吧。”

  俩人一前一后的跑了起来,俞风城看了一眼白新羽的装备,“你怎么还穿着个一级甲,怎么搜的。”

  “那破地方太穷了,你怎么不说你跳得不行。”白新羽撇了撇嘴,“有本事把你的脱了给我啊。”

  “行,你让我脱什么我脱什么。”俞风城骚里骚气地说,“脱裤子最快。”

  白新羽笑骂道:“还能不能好好玩儿了,有空磨练磨练技术,你光磨嘴皮子了吧。”

  “我都打到王牌了你还要我磨炼什么。”俞风城呿了一声,“就你哥那个菜逼我都能带着吃鸡。”

  “我哥菜是菜,但他好玩儿啊。”白新羽想起简隋英闹得一系列笑话,都忍不住满脸的笑意,“玩儿游戏最重要的是开心,不是输赢,对吧。”

  “哦,那你最近怎么不带他了。”

  “靠,带他我就掉段位,赛季快结束了,让李玉陪他去吧。”

  “他……”话音未落,响起一串枪声。

  白新羽刚把视角转过去,前面已经出现了一个冒着绿光的盒子。

  “人机。”俞风城走过去,调侃道,“刚心疼我老婆没有三级甲,这就千里送快递来了,过来换上。”

  白新羽美滋滋地换上三级甲:“好了现在就差个头差个狙了。”

  “这边有车,走了,缩圈了。”

  俩人坐上小吉普,一路狂奔着朝学校开去。

  白新羽闲着无聊在车上切换倍镜玩儿,突然失落地说了一句:“还有三天才周末啊。”

  俞风城沉默了一会儿:“想我了?”

  “咱们就在一个城市,车程不过15分钟,却弄得跟异地恋似的。”白新羽叹了口气,“你说,我像不像留守妇女,每天望眼欲穿盼着你回家。”

  “哈哈哈哈哈——”

  “笑个屁。”白新羽笑骂道,“你不想我啊。”

  “你说呢。”俞风城贴着手机听筒,用极小的声音说,“天天想你,天天都想艹你。”

  白新羽舔了舔嘴唇,眼角含着几分春色,也压低声音说,“我这都硬了,你特么倒是来艹啊。”

  “多硬啊,比我的硬吗?”

  “这得亲手摸摸才知道。”

  俩人聊得愈发暧昧下流,都恨不能伸进屏幕里把对方揪出来,狠狠地亲热一番。

  可惜偏有那没开天眼的来破坏他们的甜蜜时刻,一辆车从侧方冲了过来,噼里啪啦地朝他们开起了火。

  “哟,打扰小爷谈恋爱是吧。”白新羽对准了那车先打空了一梭子子弹,俞风城开着车冲进了房区,在里面横冲直撞,躲避着对方的子弹,俩人都掉了点血,在一个车库前停了下来,快速下车跑进了房子里。

  对方看来没啥策略,居然跟着下来了。

  俞风城嗑了瓶止痛药,翻窗跳了出来,没等白新羽打完药呢,一阵枪响,俞风城已经把那两个人一起解决了。

  “也不留个人头给我。”白新羽埋怨道。

  “盒子都给你。”俞风城翻了翻他们的东西,“不错嘛这哥们儿有98K,还有个三级头,虽然掉了点血。”

  “这四级包来得真及时。”白新羽在游戏里也最喜欢用狙,就算他现实中已经很难再摸到自己心爱的狙击枪,但在游戏里他依然把自己定位为狙击手,有狙必用,枪法极准,常常为了抢空投里的AWM而凉。

  而俞风城则也扮演着他在雪豹大队里实际的身份——机枪手,他的应变力、观察力、判断力和灵敏度远高于白新羽,近战常常一挑N,白新羽则主攻远程,一枪爆头,俩人配合得十分默契。

  白新羽刚换上三级头,下一秒就被一抢干倒了。

  “我日,我被狙倒了。”白新羽边说往屋子里爬去。

  俞风城从另一边跑了过去,翻进屋子里,把他拉了起来,然后躲在窗与窗的墙壁之间往外瞄,寻找着开黑枪的人。

  白新羽连打了两个急救包,跟着俞风城上了楼,心疼地说:“那三级头在我脑袋上没超过三秒,气死我了,找着人了吗?”

  “可能在75的方向,那个楼上,我在找。”

  “看来决赛圈很可能缩在学校了,就二十来个人了。”白新羽恢复之后,也爬到窗边,架枪寻找着打倒他的狙击手,但找了很久都没人冒头。

  毒圈再一次缩了,果然将学校框了起来,剩余人数不断减少。

  他们发现有人跑毒进来,白新羽瞬间开镜,一枪打倒一个,他的队友没时间救,狂奔跑进毒圈,俞风城瞄准之后,压着枪打掉了半个弹夹,这个人也挂了。

  只剩下最后六个人了,三组。

  “老公我们进前三了,你说这局能不能吃鸡。”白新羽还开着镜找人。

  “你是要打赌吗?我觉得能。”

  “我觉得我们第二,我有预感。”

  “你有什么鬼预感。”

  “我预感刚才偷我那个是个高手,咱们这个位置很可能不是最终圈,那一出去就完了。”

  “那就打赌。”

  “赌什么?”

  俞风城坏笑:“你赢,随你怎么样,我赢,你尽情吃鸡吧,还得吃我的鸡b……”

  “冒头了!”白新羽大叫一声,一枪哄了过去,远处的蓝色楼里喷了点绿色的沫子,系统提示有人倒了,白新羽失望道,“晚了,没死,他队友肯定拉他了。”

  “说好了打赌啊。”俞风城说着就翻窗从二楼跳了出去,朝着那蓝楼跑去。

  白新羽想起俞风城刚才的话,笑骂道:“你个臭流氓,等赢了再说吧。”

  “那就是说好了。”俞风城掩不住笑意,一点不含糊地直接冲上了那蓝楼。

  白新羽在这头架枪给他掩护,只听着对面炸了两枚手榴弹,然后砰砰砰地枪响传来,系统提示,只剩下了四个人。

  “哈哈哈还有一队。”白新羽道,“你赶紧回来。”

  “不,就在这里,如果毒圈往你那边缩,我当饵你打他们,如果往我这边缩,你当饵我打他们,他们肯定就东边那个房子里了。”

  “OK。”

  距离下一次缩圈还有三十秒。

  俞风城小声说:“宝贝儿,越听你声音越想你。”

  “哎呀,我们毕竟就十五分钟路程,也不要这么肉麻了。”白新羽神经紧绷,毕竟输赢马上就要见分晓了,不想这时候因为跟俞风城腻歪而分了神。

  “那你想不想见我?”

  “想啊。”

  “现在就想吗?”

  “想有个毛用啊,马上缩毒了,准备啊。”

  “到底想不想见我,现在。”

  “想想想。”

  “你特么这么敷衍,是不是怕输了不想给我口。”

  “我艹玩儿游戏你认真点行不行,往我这边缩了快跑啊!”

  俞风城马上从房子里冲了出来,边跳边跑,子弹追着他打,白新羽从地上爬了起来,瞅准了侧方窗户里冒头的敌人,一枪爆头!

  敌人的队友慌了,躲回屋里不再现身,俞风城残着最后一点血跑进了屋里。

  毒圈正缩在了他们和最后一个敌人的中间,那点儿没法站人,两方开始拼药,俞风城因为残血,很快就挂了,白新羽一个急救包接着一个急救包的打。

  最终,结算页面跳了出来,他们吃鸡了!

  “啊哈哈哈哈哈——”白新羽狂笑不止,“赢了赢了赢了!”

  俞风城也乐了:“愿赌服输吗?”

  “成啊,不过今日事今日毕,嘿嘿嘿嘿。”白新羽坏笑不止。

  “那你开门。”

  白新羽怔了一下:“啥?”

  “你开门啊。”

  “你……开玩笑吧,你在学校吧。”

  “你开门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特么没钥匙吗。”

  “走得匆忙忘了带。”

  “你肯定耍我呢。”白新羽扔下手机,心脏砰砰直跳。

  “你怂不怂,连个门都不敢开,怕外面有鬼啊。”

  白新羽腾地跳下了床,拖鞋都没穿,穿过客厅,打开了大门,俞风城穿着睡衣,手里拿着手机,笑盈盈地站在门外看着他。

  白新羽嗷了一声,一下子扑了过去,结结实实地吻住了他。

  俞风城环着白新羽的腰,一边狠狠地亲着他,一边将人带进屋里,一脚踢上了门。

  唇齿纠缠间,白新羽含糊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想你了,请了个假。”俞风城边说边扒着白新羽松垮垮的睡衣,大手在他光滑的皮肤上肆意抚摸,并轻笑着,“愿赌服输,今日事今日毕,嗯?”

  白新羽能感受到他身下的蓬勃,翻身将他按在了沙发上,舔着嘴唇邪邪一笑,半跪在了他面前:“没错,愿赌服输。”

  今夜,便算做一次“庆功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