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微博番外 简大少要反攻

水千丞 Ctrl+D 收藏本站

  李玉为完成暑期实践报告,在暑假一开始就来简隋英公司上班。两人几乎一天见足二十个时间,简隋英嘴上很嫌弃心里却美滋滋的。八月盛夏,一年过了一半,公司的营业项目都按年初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如果有什么问题李玉会去解决,都不需要简隋英操心。简大少表示最近生活很惬意闲适。

  人吧一闲着思想就容易奔腾,直白点来说就是想要找事。

  简大少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喝完一杯香浓的咖啡,忽然决定要反攻。

  简隋英不愧是一个杀伐果决的总裁,当天晚上回家吃完饭后就向李玉下达了这一重要指示。

  正在喂简隋英吃葡萄的李玉笑笑没说话。

  简隋英不高兴了:“啧!你笑什么呀!”

  “没什么。”说完又剥了一个葡萄递过去。

  简隋英一口接过,皱眉道:“你老喂我这酸不拉唧的东西干嘛。”

  李玉知道简隋英这是故意在找茬也不恼,凑过去含着他的嘴唇里里外外细细品尝,笑道:“挺甜的啊。”

  简隋英哼了一声抢过盘子自己往嘴里塞“老子今天一定要上你。”

  李玉俯身过去叼走了简隋英刚刚塞到嘴边的葡萄,说道:“简哥你舒服就行了。”

  没得到承诺的简大少守在浴室门口,等李玉一出来就凶猛的把李玉扑倒在床上,跨坐在李玉身上,勾着他的下巴,老神在在的说道:“别怕简哥一定好好疼你。”

  李玉明显是实干派,直接拉低简隋英的脖子缠绕亲吻上去。

  简隋英趴在李玉的脖间种下了一颗又一颗的草莓,正亲吻入迷的时候,忽觉身体一轻,瞬间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已经被李玉压在身下。

  李玉的手跟老虎钳子似的紧紧的抓住它的两只手按在头顶,简隋英瞬间失守,还想挣扎,但也不知道李玉哪来那么大的劲把他整个人压制的死死的,动弹不得。李玉像是不满他的挣扎,唰的一声抽出睡袍的腰带把简隋英的手紧紧的捆住。

  “李老二你干嘛呢!”

  “简哥你说的,咱们各凭本事。”

  “靠!你……”

  李玉低下头堵住那张聒噪的嘴,轻咬重吮,晕染的红艳艳的。

  李玉倒也不是不愿意让简隋英上,只是他更喜欢看这个暴躁又毒舌的男人在自己身下柔软绽放,醉人的妖冶,让他食髓知味。

  而且最近李玉有点恶趣味,总喜欢逗的简隋英炸毛,再顺回来,让他有种成就感。

  卧式的床吱吱呀呀的响了半宿,简隋英早就在李玉温柔的侍弄中忘了反攻大计。李玉也实现了他的话,让简隋英舒服的直哼哼。

  简隋英的反攻大战第一次宣告失败。

  第二天晚上,绝不轻易放弃的简隋英再一次凶猛的把李玉扑在了床上,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今天没有腰带,他甚至连睡袍都没穿。

  他故作恶狠狠地等着李玉说道:“小李子,昨天是我大意了,今天你就乖乖的躺平,要不然别怪哥哥粗鲁。”

  李玉把手搭在他的腰上,笑着问道:“简哥腰疼不疼。”

  “靠!老子的腰昨天都快给你撞断了,你个小禽兽。”简隋英小幅度的扭了扭腰,疼到不疼就是酸酸的。

  李玉在腰上揉了揉,“简哥我给你按按吧,要不然你明天不舒服。”

  简隋英回想了一下今天开会时的难受,趴在了李玉的身上,“按吧,按完了我再收拾你。”

  “好。”李玉一边摩挲着简隋英的背,一边不轻不重的按揉着简隋英的腰。没一会儿简隋英就舒服的直打哈欠。

  当天晚上简隋英如愿以偿的在上面……睡了一觉。

  早上一睁眼就看见李玉那张帅脸,李玉被简隋英压了一夜,有些气闷,微微皱着眉头,却又该死的好看。简隋英看着美男近在咫尺却又没吃到嘴里,恨恨的在李玉的锁骨上咬了一口。

  李玉疼的一激灵,睁开眼就看见一个裸男背影图,软软的叫了一声“简哥”。

  简隋英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兽性大发的又在李玉身上咬了几口。

  简隋英的反攻大战第二次又失败了。

  越败越勇的简隋英在中午抽了两个小时的空锻炼了一下腰肌,晚上准备一举攻下城池。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李玉下午打电话告诉他晚上有点事让他自己先回家吃饭睡觉,不要等自己了。跃跃欲试了一下午的简隋英气闷的饭都吃不下就坐在沙发上等李玉,时针转了一圈有一圈李玉还是没有回来。但是商人最有毅力,简隋英硬是坐在沙发上没挪半步。

  等到李玉回到家时,看到的是爱人留给他的灯光,和把自己留在沙发上的爱人。

  李玉走出去真想把他摇醒,问题为什么又不盖毯子。看着简隋英熟睡的面容还是探口气把人报回去了房间。

  颠簸中简隋英醒了过来:“几点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有些事耽误了,快睡吧。”

  “嗯……ZzzzZzzzZzzz”

  简隋英第三次反攻大战没有打响。

  第四次不说也罢,李玉拿湿漉漉的眼睛朝他撒娇,简隋英一边骂自己色欲熏心,一边把自己现身出去。

  简隋英后来总结了一下,孩子长大了,点子多了起来,开始用起了计谋了。

  但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简隋英把工作全交给李玉后,自己开始认真思索对策,决定来个诱敌深入。

  不到四点简隋英就溜回了家。把自己洗洗刷刷,洗的香喷喷的,又来到衣柜前挑挑拣拣。邮递深入最重要的是个诱字。简隋英以前跟小情儿在一起招手即来,跟李玉在一起后两人一个眼神就能懂,也没有刻意诱惑过。简隋英为保险起见还提前上网搜了一下,诱惑男朋友投票率最高的选项是只穿一件男友的衬衫,预露半露。

  简隋英思考了一下,李玉虽然比自己大一个号,但身形相差不多,自己要是全身上下只穿一件他的衬衫,那估计就不是诱惑而是一个忘了穿裤子的傻逼。思来想去还是套上了一件李玉的T恤,李玉本来就爱穿宽松版的,衣服很大,简隋英往身上一套正好盖住屁股,露出两条笔直白皙的长腿。

  简隋英在照镜子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以前其实也诱惑过李玉一次,只不过李玉睡了没有理会他的好造型,后来醒是醒了但差点打了一架,那好像是他第一次向李玉表白心意的时候。现在想想倒也挺有趣的。

  李玉下班的时候还纳闷,简隋英怎么一个人先回去,谁知一进家门就愣在门口。

  只见简隋英身上只穿着一件他的T恤坐在沙发上,光裸的双腿交叠搭在茶几上,白的扎眼。

  李玉书剑觉得自己的血液快速的朝两个地方涌去。

  “简哥…你怎么穿着我的衣服。”

  只见简隋英拉起领口放在鼻子下深嗅了一口,“我想你了。”

  此刻还能有定力站住不动的只能是和尚了,而李玉显然不是。他把手里的包直接丢在玄关,冲到沙发上,把简隋英死死的按在怀里揉揉捏捏,嘴巴不受控制的又啃又咬。

  简隋英自发的把身体打开,双腿缠上了李玉的腰缓缓的蹭了蹭。

  “小李子,你硬了。”

  “嗯。”

  第一步成功。接下来只要把李玉的裤子脱了,然后再去骗他拿润滑剂,等他一转身,一举拿下。

  简隋英手脚并用的把李玉的裤子扒了,感受了一下他的坚硬如铁,装作情难自禁的样子说道:“小李子快去拿润滑剂。”

  李玉头都没抬,继续埋首在颈间,模模糊糊的声音从颈侧传来:“唔…不拿了…今天不用那里。”

  “啊?什么?别TM咬了,你属狗的啊。”

  “我说今天不做到最后,不用拿了。”

  “你忍得住?”简隋英抬胯顶了顶,“硬成这样快爆了吧。”

  “昨天刚做过,太频繁对你身体不好。”

  简隋英回想了一下近几个月来,频率确实低了不少,好几次都没做到最后一步就停止了,他摸了摸李玉汗湿的脑袋问道:“你听谁说的?”

  “上次你连续发了两天低烧,我上网查了查还咨询了一声。”李玉抬头深情的看着简隋英,说道:“简哥我想跟你过一辈子。”

  言下之意不说简隋英也明白。

  对呀,他跟李玉还有一辈子的时间,要一起幸福的生活。想想自己这几天的行为觉得挺幼稚的。真爱又不是靠体位体现的。

  简隋英把手套在李玉的脖子上,拉低亲了一口,眼睛向下瞟了瞟问道:“那你这怎么办?”李玉拉过他的腿说道:“简哥你把腿并上就行了。”

  当天晚上,李玉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但还是翻来覆去的把简隋英折腾了三个多小时。不过不管怎么折腾,简隋英身上那件T恤自始至终都没有脱下来过。

  至于简大少的反攻吉化则暂时压至箱底,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