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6章 完结章

水千丞 Ctrl+D 收藏本站

  宫应弦已经呆坐了许久,面前的一杯咖啡从微微冒着热气到彻底凉透,香醇的液体在雪白的马克杯内壁聚成一圈没有缺口的圆,它一直没有被碰过。

  任燚就在一旁坐着,耐心地等他自我调节。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说什么都不合时宜,陪伴是他唯一能做的。

  过了很久很久,宫应弦突然转过脸来,柔声问:“你饿不饿?”

  任燚点点头:“你呢?”

  “我带你去吃饭。”

  “不着急。”任燚担忧地看着他。

  “我好多了。”宫应弦脸色虽然不好,但眼神很亮,“我说了,我已经做了长足的心理准备,今天听到的所有话,我都在心里预演无数次了。十九年了,其实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包括没有结果,我也已经设想过无数遍了。”

  他越这样说,任燚越心疼,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心疼他。

  “所以也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很难开口。”宫应弦拉住任燚的手,“你不需要开口,你只要在我身边就是最大的安慰。”

  任燚微微一笑。

  “我们走吧,去你喜欢的餐馆,任何一家都行,我有带餐具。”

  “那不如我们回家吧,我想自己做给你吃。”

  宫应弦笑了:“好。”

  任燚想到什么,欲言又止。

  “剩下的交给言姐吧,赵队长已经给我打过电话,希望我避嫌了,他为案情考虑,也为我考虑,今天他是不希望我亲自见……她的。”宫应弦沉静地说,“案子我会参与到底,但可能不会再见她了。”

  “那最好不过了。”任燚推着宫应弦的轮椅往外走去。

  “你觉得他们谁在撒谎?你的直觉?”宫应弦突然问。

  任燚顿了顿:“都有撒谎吧,毕竟他们是母子。”想着他们的脸,任燚感到不寒而栗。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还好飞澜不像她。”

  任燚无法问出口,飞澜以后会怎么样。

  再崎岖泥泞的路,最终都要自己走下去,这就是人生。

  任燚载着宫应弦去了超市,采购了一堆新鲜食材,然后驱车返家。

  路上等红灯的时候,任燚随便看了看手机,曲扬波给他发了个连接,他点开一看,有些惊讶。

  是社交平台上一篇关于他爸的专题报道,应急管理部官媒发的,转发竟然达到了十六万次。

  他点开转发记录一看,有好几个熟悉的明星的名字,宋居寒,祁骁,周翔,晏明修,还有全国各地的消防官媒。

  他又看了看评论,虽然宣传部已经按照他的要求不提他们的父子关系,但这也不难猜,评论里有许多声音在为他当初的事辟谣,尽管质疑的声音并没有消失,可当一件事能够引起理性思考的时候,已经是一个良性的转变。

  宫应弦见任燚满脸感慨:“你在看什么?”

  任燚把手机递给宫应弦,笑了笑:“我家老任其实不爱出风头,但爱别人夸他,他现在肯定很高兴。”

  宫应弦也笑了:“这是老队长应得的荣誉。”

  任燚又轻叹一声:“舆论真是一把双刃剑。”

  “嗯,而且,每个人都执剑而不自知。”

  任燚随手点了下祁骁的名字:“哎呀,他现在都六百多万粉丝了,看来确实是红了。”

  宫应弦看了任燚一眼:“你们还有联系吗?”

  “有啊,前段时间他发信息慰问过我。”

  宫应弦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

  “他还说他对我朝思暮想念念不忘马上要来找我。”

  宫应弦猛地扭头瞪着任燚,恰巧对上任燚一双戏谑的眼睛。

  任燚哈哈大笑起来:“小醋坛子。”叫得十分宠溺。

  宫应弦“哼”了一声:“我生气了。”

  “这就生气了呀,开玩笑的嘛。”

  “这种事开玩笑也不行。”

  “那我错了嘛,我要怎么赔罪呢?”任燚逗弄地挠了挠他的下颌,像在挠一只娇纵的猫。

  “要我原谅你也可以。”宫应弦又想起早上看到的任燚的腰线,克制了现在就伸手去摸的冲动,轻咳两声道,“我要……”

  “要什么?”

  宫应弦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耳根有点发红,他凑了过去:“我要在轮椅上。”

  任燚憋着笑,假装懵懂:“啊?你现在本来就在轮椅上啊。”

  宫应弦怒了,明知道任燚是故意的,他也不好意思解释,他是个实干派,脸皮又非常薄,不像任燚那样喜欢嘴上占他便宜,他都玩儿真格的。

  于是他就真的开始生起闷气了,他想他为什么要说呢,他直接那么做不就完了。

  任燚欣赏够了他气鼓鼓的模样,才凑过去,舔了舔他的耳廓,笑吟吟地说:“你说在哪儿就在哪儿,我听警察叔叔的。”

  宫应弦心脏乱颤,捏着他的下巴用力亲了他一下,为掩饰笑意,板着脸别过头去:“好好开车。”

  到了家,任燚备菜做饭,宫应弦就坐在厨房门外跟他聊天,看着里面的灶火扑扑燃烧,热烟自翻炒的锅里升腾,任燚为他而忙碌的背影又潇洒又迷人。宫应弦心想,他以前为什么要惧怕这样的人间烟火气呢,他现在爱极了。希望每一天,每一天,都能这样看着爱人做这些平凡而温暖的小事。

  这充斥着每一个细胞的幸福的暖意,令人沉醉不愿醒。

  ---

  犯下一系列恶意纵火犯罪的X教组织成员已经几乎全部落网,并且牵连出十九年前的两桩旧案——宝升化工厂爆炸案和宫家纵火案,它们终于在追诉期马上就要截止的前几个月,得以翻案重审。当真相逐步揭露,当年的涉案人员,但凡在世的,随着案情的进展一个接着一个的认罪伏诛,埋藏多年的阴谋与冤屈也得到昭雪。

  这一系列的案子光是取证,就花去了快三年,但最终给了每一个无辜者公道,给了每一个有罪人惩罚。

  于此同时,通过国际警察的协调与合作,炽天使这个臭名昭著的纵火癖聚集地,主要成员在四个国家分别落网,打了一场漂亮的跨国联合执法案,涉及的诸多犯罪将由当地警察继续追查。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它们还需要宫应弦和无数同僚执着的付出去达成。

  ----

  任燚和宫应弦的生活终于恢复了平静。

  回大学进修已经有两个月了,最有趣的是重新体验了一把校园生活,任燚这种到哪儿都能交一堆朋友的人,过得尤其不错。

  任燚中午住学校宿舍,晚上回家,宫应弦现在大部分时间也住在任燚家,来自他的生活用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每天都增加一点,最后充斥了这个家的角角落落,像是原本这里就有两个主人。

  他们早上同一时间起床,清晨运动有两种可以选,要么去跑步,要么干脆在床上完成,然后一起准备早餐,一起吃,一起出门。

  有这样一个从对方那里充过能的早上,一整天都会精力充沛、神采奕奕。

  任燚也经常回中队,他现在虽然在进修,但有些工作还是要做,写报告,训练,考核,看着现在高格已经能独当一面,便向领导举荐,如果有哪里空出了中队长的位置,估计高格就可以升职了。

  除此之外,任燚每周都要去一次鸿武医院探望陈晓飞,他对曾经对陈晓飞的怀疑十分内疚,也对陈晓飞被无辜卷入,甚至被紫焰选为替罪羊十分同情。还好那些畜生的栽赃并没有成功,陈晓飞也大难不死。

  陈晓飞已经离开了重症监护,在普通病房养病,经过几次手术,恢复得还不错,只是后期复健很漫长,但他是消防战士出身,轻易打不倒,他不打算辞职也不打算提前退休,只是积极配合治疗、康复,期待早日返回工作岗位。

  曲扬波偶尔跟任燚一起来,任燚去进修,曲扬波的工作量剧增,可饶是如此,他也要抽出空来去找邱言,跟任燚当初如出一撤,俩人要经常性地在路上、在分局、在事故现场见面和谈恋爱,而热情丝毫不减。

  宫飞澜偶尔会传来消息,她休学一年,她的姨妈陪着她在全世界各地旅行、散心,小姑娘一夕之间成熟了太多,比他们想象中坚强懂事,让宫应弦和任燚都放心不少。

  因为经历过那一年的腥风血雨、提心吊胆,如今这般安定的生活,都让每个人格外珍惜。

  任燚其实很想念中队的生活,毕竟他过去十年都是在中队度过的,习惯深入骨髓,可当学生也有当学生的好处,学生有假期。

  周末放假的时候,任燚终于可以跟宫应弦像普通情侣那样去约会,偶尔也会开车去周边自驾游,甚至开始计划长途旅行,时间已经定好了,但地点还有待商榷。

  当然,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开展同居生活,自然不会一帆风顺,偶尔也会有些小摩擦。

  比如今天,他们就吵了一架,究其根本原因是宫应弦太爱吃醋。

  事情要从昨天晚上说起,周五晚,任燚一起上研究生课程的同学,跟严觉是好兄弟,严觉就正好请假从西郊赶过去,一帮人一起去唱歌喝酒吃宵夜,再正常不过的聚会了。

  任燚谈恋爱时细心周到,去哪儿都让宫应弦知道,要和严觉聚会的事也坦然相告,宫应弦心里不情愿,却也知道自己过了不情愿就能撒泼的年纪,只好装作不在意。

  只是晚上任燚三点到家,洗完澡准备睡觉,他以为睡着了的宫应弦突然诈尸,把他折腾到了天亮。

  还好第二天是周六,他们一口气睡到了中午。

  宫应弦饕足不已,心情转好,吃完饭,就和任燚甜蜜蜜的去约会了。

  结果约会的时候又出事儿了,他们吃完饭打算去看个电影,也没仔细挑,就到了电影院哪个片子时间合适就看了哪个,谁知道偏偏就是祁骁参演男二的刑侦剧呢。

  任燚看到祁骁出来的时候,还惊喜了一下:“哎呀,祁骁?穿警服还挺有范儿的嘛。”

  宫应弦当时脸就黑了,可是在电影院里,任燚看不到他脸具体有多黑,不然可能就提前离场了。

  任燚觉得这部剧还挺好看的,看到一半,祁骁饰演的警察殉职了,情节颇赚人热泪,可任燚毕竟太熟悉祁骁的脸,实在出戏,就跟宫应弦讨论剧情:“这段武打真不错,祁骁那小身板儿,居然也能打出拳拳到肉的感觉,估计是没少遭罪。”

  宫应弦瞥了他一眼:“心疼了?”

  任燚有点懵:“啊?”

  “你以为他是被打死的吗。”宫应弦冷哼一声,“他是蠢死的。”

  “……”

  于是宫应弦不顾素质,开始对这部剧的情节开炮,这里没逻辑,那里瞎扯淡,警察都像电影里这么弱智,抓坏人就不该配枪应该配高达。他声音不大不小,但也足够扰民,任燚感觉一道道白眼翻过来,如坐针毡,只好拉着宫应弦走了。

  任燚觉得有些丢脸:“你说你,干嘛呀,我觉得电影还不错啊。”俩人走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超大幅的宣传海报,“你看,某瓣评分7.1呢,不错的。”

  宫应弦一把甩开他的手,快速走了。

  任燚意识到宫应弦真的生气了,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这人小心眼儿,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一路上哄着,到家也差不多哄好了,谁知道到了家,还有一个定时炸弹在那儿埋着——他收到了一个同城快递——祁骁寄来的。

  里面一共两样东西,一张签名照,是任燚喜欢的一个硬汉男演员的,二张电影票,邀请任燚和宫应弦一起去看自己新上映的刑侦电影。祁骁之前就说过,自己一直拍偶像剧,知道任燚不可能看,好不容易有任燚能看的了,他自然很希望能跟任燚分享,毕竟他有今天,任燚帮了大忙。

  可这两样东西,就是在宫应弦的愤怒值上又加了码,从昨天和严觉吃宵夜到三点,到今天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去看祁骁的电影并且夸他穿警服好看,再到现在这个快递。

  宫应弦真的怒了。

  任燚也不高兴了,他哄了一路,自己又没做错什么,他虽然可以忍让宫应弦的大小姐脾气,但也有限度嘛,他试图讲道理:“你看祁骁还送了两张电影票,还邀请你一起去,你能不能别这么小气啊。”

  火上浇油。

  宫应弦恶狠狠地瞪了任燚一眼,抓起钥匙摔门而去。

  任燚被那巨大的声响震得一抖,然后看着紧闭的大门发愣。

  这还是俩人同居之后第一次吵架呢,居然是为了这么幼稚的理由。

  任燚简直哭笑不得。

  去追吗?有点拉不下脸啊,何况这也不能算自己的错吧……能算吗?

  任燚陷入了沉思。

  可是很快地,正在任燚犹豫间,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了,宫应弦粗暴地推开门,回来了。

  任燚的脸上顿时拨云见日,这已经算是宫应弦主动认错了,实属难能可贵,他上去就要抱宫应弦:“宝贝儿我们……”

  扑了个空。

  宫应弦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一阵风一样卷进卧室,又一阵风一样卷了出来,怀里抱着一个——枕头。

  宫应弦那全世界只剩下31个的、余生只剩下31个的、可能附灵了宫应弦本体的珍贵的枕头。

  “……”

  宫应弦抱着枕头怒气冲冲地走了,并以比刚才更大的力道摔上了门。

  “……”

  任燚叹了口气,把枕头都抱走了,事情有点严重啊,他歪了歪脖子,展了展筋骨,决定去追,别人吵架是怎么和好的他不知道,他知道他多半是要付出“体力”的。

  追到停车场,任燚在宫应弦车旁边发现了他。

  人高马大快一米九的男人,那对能把人骨头生生掰断的铁臂,怀里抱着一个软绵绵的枕头,像个被扫地出门的可怜虫一样杵在原地,一脸的委屈和不忿。

  任燚走了过去,憋着笑看着他。

  宫应弦斜睨着他:“现在才来,四分钟了。”

  “等电梯嘛。”

  宫应弦抿着唇。

  任燚拽了拽他的枕头:“这个枕头我也喜欢了,别带走嘛。”

  “那你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枕头的。”

  “当然是找你了。”任燚凑过去撒娇,“你抱着枕头,怎么抱我?”

  宫应弦一手搂枕头,一手搂任燚:“怎么就不能抱。”

  任燚也环住他的腰:“回家了吧,外面这么多蚊子。”他贴到宫应弦耳边,“你喜欢我咬你还是蚊子咬你。”

  宫应弦眼神变了,但还是半推半就的,俩人腻腻歪歪地回了家,以他们的体格这样黏在一起走路,电梯口都能一次挡完,这要是被看见了实在有碍观瞻。

  还好一路上没人。

  回到家,宫应弦还是别扭,埋怨着:“你怎么可以夸别人穿警服好看,那你夸我的就不珍贵了。”

  “我只是随口说他有点警察那个范儿,离你可差远了,你是这世界上,把警服穿得最好看的人。”

  “……真的吗?”

  “真的。”

  “那,还有,我不喜欢你和严觉吃宵夜到三点才回来。”

  “那我以后早点,两点之前一定到家。”

  “……一点半。”

  “一点半有点……好好好,一点半一点半。”

  宫应弦这才放下枕头,把任燚填满自己整个怀抱,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突然有些不安地说:“我又不能跟你的兄弟朋友一起吃饭,又爱吃醋,你会不会觉得我……我……”

  “我觉得你可爱死了。”任燚捧起宫应弦的脸,在他脸上亲了好几口,满目盈盈笑意。

  “真的吗。”

  “真的。”任燚满腔热忱与爱意,甜得他根本止不住笑意,“应弦,我希望我们永远都这么好。”

  “当然了,我们当然会永远都这么好。”

  任燚甜腻地亲着宫应弦的面颊,幸福几乎满溢。

  宫应弦突然一把将任燚横抱了起来。

  “哎?”任燚错愕道,“咱们这么温情的时刻,能不能……”

  “好。”

  “好什么?”

  “做点更温情的事。”

  任燚嚷道:“这事怎么就‘温情’了?”他现在腰还酸呢。

  “不温情也无所谓,我就想做这件事。”

  任燚怔了片刻,嚎道:“宫应弦!我喜欢以前那个娇羞的你!”

  “那我比较专情,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任燚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卧室门被一脚踢上,关住了满室的嬉笑与蜜语甜言,关不住的是这个屋子里到处流泄的属于彼此的爱意、幸福与温暖。

  离开这里,他们是奔赴救援惩恶第一线的消防员和警察,回到这里,他们是平凡的一对爱人,他们的使命相同,他们的信仰相融,他们是彼此的火,击退生命中所有黑暗,他们是彼此的戎装,保护所爱的灵与躯,他们的深情早已刻入对方骨血。

  死生不渝。

  ----全文完----

  =====

  我完结啦完结啦完结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心到飞起!!

  这本书写得我太难了,能够完成它真是感觉结束了一个大工程,总之真的好开心!

  虽然不能出去玩儿有点遗憾,但是我可以好好的当一段时间咸鱼了!

  感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感谢大家陪我到这里。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平平安安。

  接下来还有几个番外,然后,我们几个下本书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