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8章 元宵节番外

水千丞 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元宵节,饮川和云息去参观一个学术展,保姆也回家过节了,家里只剩江朝戈和炙玄俩人。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这是他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元宵节,也不能含糊,江朝戈准备了一桌子的菜,大部分都是酒店定的,他也自己下厨炒几样小菜。

  炙玄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还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对什么都好奇,江朝戈炒菜的时候,他就跟条尾巴一样在后面转来转去。但这条尾巴实在块头太大,非常碍事,江朝戈转过身,无奈道:”你能不能去餐厅等着我啊,我难得下厨,别影响我发挥。”

  “就因为你难得下厨,我才要看着。”炙玄一副自己就是道理的模样,“我没见过的你的样子,我都要看。”

  江朝戈笑了:“那你能不能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站着不要动?”

  炙玄想了想,从背后抱住他:“我贴着你,就不会碍事飞。”

  江朝戈忍着笑:“好吧。”他埋头添着佐料,感觉后背抵着的温厚胸膛,心里充满了安定和满足。

  “真神奇啊。”炙玄感叹道,“加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能变成好吃的,你是怎么学会的?”

  “很简单,就跟你要学习的很多知识一样,只要熟悉几遍就行了。”

  “你怎么说话越来越像饮川了。”炙玄不爽地说,“好不容易他们俩也滚蛋了。”他搂紧了江朝戈的腰,身体没意识地压了下去。

  江朝戈的腰弯了下去,不得不靠自己停止了脊柱:“你别把重量转移到我身上,我这儿有火呢,不安全。”

  “这种火你就觉得不安全?”炙玄嗤之以鼻,手上突然多了一团麒麟火,在江朝戈面前晃了晃,“那这个呢?”

  江朝戈宠溺地呵斥道:“别闹了,让我把菜倣完。”

  “你看啊你看啊,我的火也可以炒菜啊,这么小的火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的火可是……”炙玄正得瑟呢,他长臂一抬,手扫过了抽油烟机,麒麟火温度奇高,几乎没有助燃的过程,抽油烟机就烧了起来,塑料外壳瞬间被融掉了一半。”

  “靠!”江朝戈一把推开炙玄,接起一桶水,就泼了上去。

  幸而炙玄也及时收了手,火势被控制住了,炙玄看着被烧得漆黑的抽油烟机,哈哈大笑道:“你是不是吓傻了,还去接水,不会用巫咒吗。”

  江朝戈挑眉看着他。

  炙玄见江朝戈没笑,笑容逐渐僵在了脸上,他的声音降了八度,“你不会……生气了吧?”

  “我怎么敢生天上地下纵古观今独一无二的麒麟祖宗的气,你就是把房子烧了我都没意见。”江朝戈一口气说完。

  炙玄撇了撇嘴:“我又不是故意的。”

  “那你放出麒麟火是不是故意的呢?”江朝戈双手环胸,“我们说好了的,平时要做正常人类,不能随便暴露。”

  “我在家啊。”

  “要养成好的习惯。”江朝戈疲倦地揉了揉眉心,“你快出去吧,我要把菜炒完。”

  炙玄有些恼了:“你凭什么生我气,成天关在这个人类的壳子里,我都快憋死了,你以为我愿意啊。”

  “那你就回去啊!”江朝戈拔高了音量。

  炙玄怔住了。

  俩人因为在现实世界生活的差异,以及积累了不少的矛盾,江朝戈是个地道的现代人,炙玄不但来自截然不同的异世界,甚至连人都不是,他习惯了自由自在不受束缚的生活,在这里的每一天,对他来说都不痛快。

  可江朝戈也没有別的办法,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江朝戈看着炙玄委屈的表情,顿时有些后悔,他放软了声音:“宝贝儿啊,我给你准备了很多好酒。”

  炙玄默默地离开了厨房。

  江朝戈搓了搓脸,有些后悔,干嘛要在过节的时候找不痛快,他把锅里的菜盛了出来,端着走出了厨房。

  来到餐厅一看,炙玄正在用勺子玩儿碗里的元宵。

  江朝戈准备了十多种元宵,除了馅儿不同,颜色也各异,一颗一颗软糯乖巧地拥簇在碗里,煞是可爱,也是炙玄没见过的东西。

  看着炙玄像孩子一样好奇的模样,江朝戈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把菜放到桌上,炙玄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继续低头戳元宵。

  “这个是红豆的,这个是绿豆的,这个是芋头的。”江朝戈一个一个给他讲解,“这里十多种口昧呢,反正你能吃,都尝尝。”

  炙玄放下了勺子,闷声道:“这个世界的东西太多了,我根本学不完。”

  “学不完也没关系,有我呢,你不需要什么都会。”江朝戈拉起他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轻声道,“是我不好,我的祖宗别生我气了,嗯?”

  炙玄傲慢地哼了一声,看着江朝戈,眼里是掩饰不了地温柔,“懒得和你计较。”

  江朝戈噗嗤笑了:“炙玄,我要求你不暴露身份,是希望能和你在这个世界安稳的活下去,一直到死,你明白吗?”

  “明白。”炙玄轻抚着他的脸颊,而后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我都明白。”

  江朝戈笑着说:“我们小祖宗真棒。”

  炙玄亲了他一下:“我的好酒呢?”

  江朝戈朗声笑道:“为了防止你暍多了我控制不住你,今天你得先吃饭,才准喝酒。”

  炙玄“哦”了一声,似乎又反应过来什么,“咱们家不是我说了算吗?为什么你总是管我?”

  江朝戈认真地说:“咱们家当然是你说了算,可酒是我的,什么时候给谁暍,该我说了算吧?”

  炙玄想了想,有道理,他一口吞下一颗元宵,然后转头堵住了江朝戈的唇,香甜软糯的元宵在俩人唇齿间被碾碎,美好的滋味儿弥漫在俩人口腔内,一路甜到心底。

  炙玄低笑道:“什么时候吃你我说了算吧?”

  “嗯,你说了算……”

  个志番外 麒麟二

  当炙玄越来越能适应现代生活后,他开始不满足于每天公司家里两点一线地跑了,他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好奇。

  江朝戈脸有些扭曲地看着炙玄:你说你想干嘛?“

  “我想工作。”炙玄认真地说。

  “你……你为什么想工作?”

  炙玄理所当然地说:“大人都工作。”

  江朝戈哭笑不得:“祖宗啊,你还是别折腾了,你工作,你能做什么呀?”

  “不知道啊,所以问问你啊,你觉得我能做什么?”

  “……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不是很聪明很厉害吗?”

  江朝戈搓了搓额头:“炙玄,在这个世界工作,要么你有知识,要么你有体力……”

  “体力我有啊。”

  “不是,有体力还不行,还要有态度。”

  “那是什么?”

  “比如,一个陌生人命令你去干……”

  “谁敢命令我!”炙玄一挑眉,“是不是不想活了。”

  “你看吧,工作就是要接受别人的指导和命令。”

  “可你都在知道和命令别人。”

  “那是因为我有知识,而且我以前也是被知道和命令的,一点点强大起来,才能把角色对调,你懂吗?你还是老实跟我上班吧。”

  炙玄皱起眉,“跟你上班好无聊,我要去找工作,我就不信找不到工作。”

  江朝戈深吸一口气:“你别忘了咱么的约定。”

  “不能在人类面前显露超人类的实力,我知道。”炙玄满不在乎,“我明天就去找工作。”

  江朝戈暗暗想着,找个保镖一路跟着他吧,希望别出什么乱子。但他总觉得平时恨不能二十四小时黏着他的炙玄突然要去找工作,实在有些可疑。

  当天晚上,炙玄去找饮川聊了很久,大概是想得到一些“求职指导”,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江朝戈迷迷糊糊间,韩厥炙玄上床抱住了他,嘴里嘟囔着:“我也要去赚钱。”

  第二天一早,炙玄果然穿着便装,一个人出去晃悠了。

  江朝戈在公司一天都心神不宁,一直和保镖保持微信联络,查问炙玄的行踪。

  炙玄先是去了建筑工地,要给人半转,直接把整个推车给抗了起来,把工头吓得差点报警。

  炙玄听到警察很敏感,因为江朝戈反复叮嘱过要避开警察,所以只能悻悻地走了。

  转悠了一圈,他又发现一个海鲜供应商正在一个酒店后门卸货,他走过去搬了好几箱,海鲜公司的人还以为他是酒店员工,也没制止,直到搬完了,炙玄找他们要钱,他们才傻眼了。

  最后在炙玄的威吓下,司机颤巍巍地掏出了一百块钱。

  炙玄拿着钱,还举到脑门上晃了晃,显然知道江朝戈派了保镖跟着。

  江朝戈看到保镖发来的照片,简直哭笑不得,他实在坐不住了,跟属下交代了点事情,就开车去找炙玄了。

  炙玄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再也找不到饮川说的看上去需要搬很多东西的人了。

  他越走越烦,干脆一把拦住一个路人,恶狠狠地说:“喂,你需要找人工作吗?”

  路人吓了一跳:“什,什么?”

  “工作,我要找工作,你有没有工作!”炙玄上下打量了这秃顶男人一番,心想人类居然有这么多种外貌,幸好江朝戈不长这样。

  男人看到炙玄那惊为天人的容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你、你想找工作?”

  “嗯。”

  “你想做什么?”

  “随便,给我钱就行。”

  男人顿时有些兴奋:“真的吗?什么都做?那、那你要多少钱?”

  “炙玄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你钱包里有多少。“

  “三千?”

  “哦,可以。”炙玄对钱的数额也没什么概念。

  “那你跟我来。”男人激动得直搓手,生怕炙玄反悔一般,领着他往前走。

  炙玄跟在他身后,走来走去,就走到了一间五星级酒店,他抬头看了看:“这里?”

  男人点点头,色眯眯地盯着炙玄猛看,似乎在观察炙玄会不会扭身就走。

  炙玄道:“进去吧。”到底是什么工作呢,他有点好奇。

  男人就差流哈喇子了,他在前台开了间豪华套房,就把炙玄带了进去。

  炙玄环视四周,问道:“喂,人类,做什么啊?”

  男人笑嘻嘻地说:“帅哥,你几岁了?”

  “大概一万多岁吧,记不清了。”

  “哈哈哈哈你真幽默。”

  炙玄不耐烦:“到底做不做?”

  “做!做!”男人放下公文包,亢奋地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满眼淫色地盯着炙玄。

  炙玄歪着脖子不解地看着他,这个人脱衣服干什么?

  男人脱完上衣,期待地看着炙玄。

  炙玄指指自己,露出询问地表情。

  男人用力点头。

  还要脱衣服?更奇怪了……

  不过脱衣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炙玄就开始脱了。

  刚脱完上衣,男人就走了过来,颤巍巍地伸出手,想去摸炙玄那线条完美饱满的胸肌。

  炙玄狠狠瞪着他:“人类,你想干什么?”

  男人笑着说;“别害羞。”

  “害羞?为什么要害羞?”

  男人再次凑近了一步,肥短的手马上就要摸到炙玄了,炙玄不能忍受人类随便碰他,但又怕不小心杀了他,正在犹豫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粗暴地破门声。

  “开门,开门!”

  “朝戈?”炙玄立刻露出了笑容,转身去打开了门。

  江朝戈猛地推开门冲进来,一看这场面就傻眼了。

  炙玄和一个满脑肥肠的老色鬼都赤裸着上身,这……这他妈的……

  炙玄开心地说:“朝戈,我今天赚了一百块,这个人类还要给我三千。”

  江朝戈差点没背过气去,用杀人的目光瞪着那男人。

  男人被突然冲进来的江朝戈和保镖吓傻了,以为碰上了仙人跳了,一边摆手一边求饶,“不是不是,误会误会,我钱包里的钱你们全都拿去……”

  江朝戈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寒声道:“你碰他哪儿了?”

  “没没没,哪里都没碰,哪里都没碰!”

  炙玄不明所以:“我怎么会让这种低等的人类碰我。”

  江朝戈这才松了口气,他把男人的西装外套踢了过去:“带上衣服给我滚。”

  男人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逃也似的跑了。

  江朝戈让保镖也出去了,然后看着炙玄生气。

  “你怎么了?”炙玄用手指戳了戳他皱起来的眉头,“你为什么生气?”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啊。”

  “工作啊。”

  江朝戈想咬死他:“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工作啊!“

  “不知道,他都没说,就让我脱衣服,你干嘛把他赶走了,我钱还没拿到呢。”

  “你……”江朝戈翻了个白眼,“他想摸你,亲你,做我对你做的事,唔,或者,你对我做的事。”

  炙玄愣了愣,突然瞪直了眼睛:“他想和我交配?!”

  “对!”

  炙玄这才反应过劲儿来,顿时勃然大怒:“低贱的人类,我要把他撕碎!”说着就要冲出去。

  江朝戈一把搂住了他的腰:“我说过不准杀人!”

  “你放开我,他这个贱民,胆敢生出这种恶心的念头,我要弄死他!”

  “你行了,还不是你自己跟人家上来的。”

  “你的意思是我的错了?”炙玄怒气冲冲地把他甩到了床上。

  江朝戈被摔了个七荤八素,他抓了抓头发,无奈地说,“也不能算你的错吧,毕竟你是真的不懂。”

  炙玄气坏了,大概还觉得丢脸,恼怒中又带了一丝委屈。

  他那样子反而把江朝戈都笑了:“我说祖宗啊,你为什么非要工作啊。”

  炙玄坐在床头生闷气,不理他。

  江朝戈从背后抱住他的脖子,亲了他脸颊一口:“乖,说说,为什么要工作。”

  炙玄撇了撇嘴,半天才不太情愿地、慢腾腾地说:“在天棱大陆,雄兽要打猎养活雌兽。”

  江朝戈噗哧一声笑了。

  炙玄怒道:“你笑什么!谁准你笑了!”

  “哈哈哈哈哈。”江朝戈乐不可支,用力亲了炙玄好几口,“你也想养活我是吗?”

  “嗯。”炙玄噘着嘴,“但是这里又不能打猎,还要你养活我……”

  江朝戈看着炙玄憋屈的样子,越看越可爱,他笑到:“你哪里用我养活啊,你邕不用吃、又不用穿,你只是陪着我而已。“

  炙玄“哼”了一声,“那当然,但是我好像还是应该养活你。”

  “这个世界跟天棱大陆是不一样的,我们不那么计较谁养活谁,最重要的是两情相悦,对不对?”

  炙玄扭头看着江朝戈:“就想我们一样?”

  “就像我们一样。”

  炙玄露出了笑容,他对着江朝戈的唇瓣亲了一口,“我想你了。”

  “嗯,我也想你了。”江朝戈含住那柔软的唇,温柔吸吮着。

  炙玄反身抱住江朝戈,将他压倒在了床上。

  江朝戈乐道:“这酒店不错,别浪费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炙玄拉扯着江朝戈的衣服,热吻雨点一般地落在他胸膛。

  江朝戈用大腿蹭着炙玄的性器,感受着那大宝贝一点点变硬,炙玄的呼吸也跟着粗重起来。

  炙玄抚摸着江朝戈柔韧的肌肉,又大力揉捏着那挺翘的臀部,同时手指熟门熟路地往那肉穴里钻。

  江朝戈一个翻身,将炙玄反压在身下,重重亲了他一口,“那老色鬼真的没碰到你吗?”

  炙玄笑到:“当然没有,否则我早咬死他了。”

  “哼,你不咬死他,我也会把他扒光了扔大街上。”江朝戈想着还是来气,对着炙玄的下巴咬了一口。

  炙玄心头得意,啪地拍了江朝戈的屁股一下:“我要试上次咱们看到的那个姿势。”

  “哪次?”

  “三天前。”

  江朝戈露出暧昧地笑容:“你也就学这个快了。”

  炙玄眼里的欲望快要化成火喷出来了。

  江朝戈又咬了一下他的鼻子,才调转身体,张开大腿跨在了炙玄的胸口,将下身门户大开地送到了炙玄面前。

  炙玄深吸一口气,将那半软的性器送进了嘴里。

  “唔……”江朝戈发出一声满足地叹息,同时也附身含住了炙玄尺寸吓人的宝贝。

  炙玄忍不住挺了挺身,把那粗长的大宝贝王江朝戈嘴里顶了一下,然后一边吸吮舔弄江朝戈的性器,一边用手指在那肉洞内翻搅开拓。

  俩人性事频繁,江朝戈的后穴被调教得湿软不已,只要稍作准备,就能接纳炙玄。

  他们互相伺候着对方,血液同时沸腾,身不由己地卷入了欲望的洪流。

  炙玄的阳物已经硬挺如柱,他再也忍不住了,将江朝戈掀翻在床上,大力分开那两条长腿,一个耸腰,肉棒长驱直入,狠狠捅进了那高热的甬道内。

  “啊……”江朝戈发出满足地叹息,后穴猛然收缩,紧紧吸住了炙玄的肉刃。

  炙玄爽得发出一声低吼,没有任何的迟疑,浅浅退出后,扶着江朝戈的腰再次用力插入,江朝戈大叫一声,身体颤栗。

  没有多余的前夕,炙玄就开始了狂猛地抽送,每一下几乎都要顶破肠壁,深入到令人发指的地带,整张床都因为炙玄的力量而摇晃起来。

  “啊啊……炙玄……啊啊……”江朝戈夹紧了炙玄的腰,用动作要求更多、更快、更重。

  “朝戈……朝戈……我的雌兽……”炙玄发出满足地叹息,一下一下,对准了江朝戈的敏感带猛烈侵犯。

  江朝戈被干得身体颤栗,淫叫连连,快感如海浪般汹涌而至,一波还比一波猛烈。

  炙玄拔出湿漉漉的肉棒,将江朝戈翻身背对着他,摆成跪趴的姿势,从背后狠狠插入。

  “啊——”江朝戈仰起脖子,控制不住地大叫,线条俊朗的面颊上满是汗水。

  “朝戈,你是我的,我的……”炙玄对着那湿软高热的肉洞疯狂抽插,体内兽性的基因被彻底激发。

  “不要……炙玄……慢一点啊啊……慢一点……”江朝戈受不住地开始求饶。

  炙玄粗声道:“你喜欢快一点,你喜欢被我操,你喜欢做我的雌兽。”

  “唔嗯……炙玄……不行,射吧……炙玄……快射吧……我受不了了……”江朝戈的眼角渗出了泪水,疯狂的快感将他折磨得快要失去理智了。

  “说你喜欢被我操,喜欢做我的雌兽。”

  “炙玄……射吧……求你……”

  “说,你说了我就射。”

  “我……我喜欢被你操……啊啊啊啊啊……我……炙玄……”

  “说!”炙玄狠狠顶入,几乎要把那囊袋都挤入那销魂 的肉洞。

  “啊啊——炙玄!”江朝戈发出淫媚到难以置信地声音,“我喜欢……喜欢被你操……喜欢做你的……雌兽……啊啊——”

  “我知道,我知道,我爱你,我爱你。”炙玄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想喊出心口拥堵的满腔爱意。

  他狠狠抽送了十余下,直把江朝戈操得哭泣求饶,才猛然停住了攻势,下一秒,那精壮的性器在江朝戈体内喷出了浓稠的体液。

  炙玄射精的过程一向很长,那被塞满的感觉惹得江朝戈身体大震,也活活被操得射了出来。

  当炙玄抽出肉棒的时候,浓白的静夜顺着那合不拢的小口用了出来,湿糊了那媚红的肉洞和大腿根,那是怎样的春色也比不上的淫靡之景。

  炙玄恋恋不舍地把手指插进去,感受江朝戈肉穴内的温暖湿滑,边亲吻着他汗湿的后背。

  江朝戈趴在床上,半天都无法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

  炙玄轻笑着吻着他的耳朵:“你这里面又湿又热又紧,好舒服。”

  “混蛋,拿出去……”江朝戈有气无力地说。

  炙玄低笑:“不要,我现在不插进去,让你休息一会儿,但我喜欢摸这里,无论是用什么摸。”

  “你这个禽兽。”江朝戈偏过头,咬了他肩膀一口。

  炙玄抽出湿漉漉地手指,将现金的体液一下一下地抹在江朝戈的屁股上,戏谑道:“我是异兽,不是禽兽。”

  江朝戈眼皮沉得直打架,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更懒得和他动嘴皮子。

  炙玄翻身压到了他身上,将已经硬起来的性器在他臀缝间蹭了蹭:“休息好了吧。”

  “炙玄你这个……啊啊——”

  春色无边。

  个志番外 穷奇二

  夙寒化出圆形,带着虞人奎跨越崇山峻岭,奔袭天鳖城,千里之途,仿佛须臾可至。一路上在没有任何异兽敢来骚扰,上古异兽之威,整个城邦都疯狂了。

  民众四处逃散,哭喊着末日降临,皇家护卫队的异兽们都夙寒面前动也不敢动。

  虞人奎走哦在夙寒身上,目光阴翳地俯览着天鳖城。他放下尊严,以身伺兽,为的就是将这片筛查纳入囊中。

  夙寒轻笑到:“这就是皇都?真漂亮,我喜欢。”

  虞人奎没有说话,他对夙寒又厌恶,又害怕。他无法忘记在独苏山上发生的一切,那是一场销魂的噩梦。

  夙寒带着他,一路走到了皇城前。

  虞人奎不会忘记那一天,那一天,文武百官对他叩拜,他病卧在床在父皇丝毫不敢抵抗,将皇位拱手相让。那是他二十几年来最期待的一天,可真正让他刻骨铭心深记的,却是那些人看着夙寒时眼中至深的恐惧。

  礼部大臣准备了一场史上最仓促的登基大典,虞人奎不在乎形式,他只想尽快坐上那个皇位,他迫切地需要那个座位,用来说服自己,一切肚子值得的。

  没错,这一切必须值得。

  然而,当他穿着华丽的金红龙袍,稳稳地坐在那皇位上时,看着下面攒动的人头,那一双双眼睛里虚伪的臣服,他只觉得茫然。

  现在他是圣皇了,然后呢?

  这些人不服他,不敬他,甚至不怕他,他们怕的,只是他背后那只可与天地比肩的上古异兽。

  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夙寒给的,有了夙寒,他做与不做皇帝,又有什么区别?他费尽心血,抛掉尊严对着一只异兽敞开大腿,最终换来的东西,却让他体会不到半点胜利的快感和喜悦。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那天的盛典晚宴,他喝多了,从皇位上站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天旋地转。

  坐在他身边的夙寒也站了起来,稳稳地扶住了他,轻声说:“你醉了,回寝宫吧。”

  被夙寒碰触地一刹那,虞人奎如遭雷击,狠狠推开了他,厉声吼道:“不要碰我!”

  他吼得极大声,台下的舞乐立刻停了,舞娘惶恐地跪了一地,群众纷纷惊讶地看着他们。

  虞人奎白板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可透过那一双双质疑的目光,他意识到,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知道他们的新圣皇陛下,是靠着让异兽操换来的皇位。

  虞人奎只觉得面颊发烫,恨不能消失在当场,他指着夙寒,颤声道:“别碰我。”说着晃悠着想走。

  夙寒微微蹙起眉,一把搂住了虞人奎的腰:“圣皇陛下醉了,宴会结束了。”那声音不怒自威,堪堪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卑躬屈膝。

  夙寒说完,一把将虞人奎打包横抱了起来,大步往寝宫走去。

  虞人奎尽管喝多了,但没有彻底醉,他气疯了:“你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异兽,你怎么敢当众羞辱我!”

  夙寒冷笑一声:“当众羞辱你?我的陛下,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当众羞辱,你可以试试惹恼了我,我会当着你千万子民的面儿操你。”

  “你混蛋!”虞人奎奋力挣扎,可那点力道对夙寒来说微不足道。

  夙寒将人抱进了寝宫,扔在了那硕大的龙床上。

  虞人奎爬了起来,他看到了夙寒眼中深沉的欲望,他还记得那欲仙欲死的三天三夜,夙寒把他变成了一个能从男人身上得到快感的怪物,可他并不想回忆!

  夙寒欺身上来,压住了他蠢动的身体,低笑道:“想跑?你跑得了吗?你穿龙袍的样子真好看,我都舍不得脱掉它了。”

  “不……今天……”

  “今天是个很好的日子。”夙寒低下头,用力吻住了那柔软的唇瓣,技巧地挑逗,吸吮着。

  那吻粗暴而热情,夙寒的一截舌头仿佛有灵性一般,肆意在虞人奎的口腔内翻搅,把虞人奎亲得大脑缺氧,透明的津液顺着嘴角溢了出来。

  光是一个吻,已经让虞人奎浑身燥热。

  夙寒一手撕开了龙袍的前襟,拽下了那亵裤,那华丽秀美的龙袍大敞着挂在虞人奎身上,金红色的色彩衬着虞人奎因酒精而百里透粉的皮肤,他如同绽放在花丛之中,胸前、下体都暴露在了夙寒的视线里,夙寒笑道:“我要在你穿着龙袍的时候操你,那一定别有风味吧。”

  虞人奎面色潮红,双手无力地推着夙寒:“不要,放开我,淫兽,淫兽。”

  “没错,我是淫兽,我也会把你变成淫兽。”夙寒用力分开了虞人奎的大腿,一手握住他的性器,一手直探向了那紧致的蜜穴。

  “不……啊……”虞人奎扭摆着腰身,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

  夙寒抚弄了几下他的性器,暗笑道:“宝贝,你这里太干了,侍女真是失职,也不再床上准备些脂膏。”

  “你闭嘴,你无耻!”

  虞人奎拼命想合拢双腿,夙寒觉得麻烦,干脆扯过他龙袍的带子,将他一条腿绑在了床柱上,又将他两只手绑在了头顶。

  虞人奎大惊,羞愤难当:“畜生!你放开我!”他唯一还自由的右腿狠狠地踢了过去。

  夙寒一把抓住那修长的脚踝,轻轻亲了亲他的小腿,一边看着他,一边伸出舌头,顺着那天长腿一路往下舔,目光邪魅,如同来自地狱的诱惑。

  虞人奎浑身战栗,但夙寒的舌头舔过他的性器、囊袋,最终舔了舔他紧闭的肉洞匙,他惊得大叫了一声,无力地挣扎着。

  夙寒低笑两声:“你的小嘴儿又干又紧,我怎么进得去,帮你舔湿一点吧。”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

  夙寒掰开他的臀瓣,湿滑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那紧密的褶皱,感受着那小穴因为受到了刺激而猛烈地收缩。

  “啊……夙寒……”虞人奎浑身颤抖,几乎受不住这样羞耻的行为。

  夙寒却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他,竟将那舌头顶进了肉洞中,湿湿黏黏地翻搅。

  虞人奎简直要疯了,他双脚都被夙寒控制,只能拼命扭动腰身,可越是如此,夙寒的动作越是淫靡,直逼得他呻吟出声。

  夙寒把那肉洞舔得又湿又软,这才抬起了头,俺妹轻笑:“宝贝,你都硬起来了,有这么爽吗?”说着弹了弹虞人奎硬挺的性器。

  “不,不是,你放开我……”虞人奎眼角已经含了泪。

  “这个夜晚才刚刚开始,我怎么能放开你。”夙寒的手指借着唾液的润滑插进了虞人奎的肉穴中,灵活地在那肉道里翻搅,感受着被那高热的肠壁挤压、摩擦,他已经克制不住自己勃发的性器。

  他抬起虞人奎的大腿,将那蜜穴毫无保留地暴露在自己面前,他抚着肉棒,对准那被舔得湿滑的小穴,狠狠捅了进去。

  “啊啊——”虞人奎发出高亢的淫叫,一头银发披散在床上,随着他摆头的动作而飘摇,就像银色的丝带般美丽诱人。

  夙寒的性器一下子进去了一般,肉道将他紧紧包裹,对着每一下的深入,都带来无边的快感。

  虞人奎悲哀地发现,夙寒仅仅是插进来,已经让他兴奋难耐,这只淫兽有着修炼万年的色欲技巧,轻易就能让他沉沦。

  “真舒服……”夙寒叹息一声,稍稍退出,再次用力顶入,直把虞人奎的小洞强行打开,接纳他硕大的阳物。

  虞人奎在疼痛之中,却体会到了难以形容地快感,他忍不住收缩穴口,咬着牙想要保持半分清醒,却也难以做到。

  夙寒固定着他的腰,开始了由慢及快地抽送,一次比一次深入,一次比一次重,直干得虞人奎身体发软,再没有了一丝抵抗之心。

  虞人奎双目赤红,头发蓬乱,光裸的身体上渗出细密地汗珠,他被那一波波妖异的快感逼得性器硬热挺立,肉头上甚至渗出了淫水。

  夙寒一边狠狠地操干,一边用指腹不轻不重地摩擦着那马眼,几乎把虞人奎弄疯。

  虞人奎依然意乱情迷,克制不住地媚叫,肉穴猛烈收缩,只为留住那让他欲仙欲死的肉刃。

  夙寒解开了绑着虞人奎大腿的带子,他本能地用大腿夹住了夙寒的腰:“啊……夙寒……快……啊啊这里……快……”

  夙寒精壮的身体配上墨兰的长发,让他像一头暗夜中的豹子,不知疲倦地疯狂抽插,肉体撞击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虞人奎最后终于崩溃,身体一抖,浊白的体液喷射而出,全部洒在了夙寒的胸膛。

  夙寒满一地看着虞人奎被欲望折磨的魅力的脸,他惊讶地发现,即使操遍了天下美人,他确实第一次在一个人身上,体会到了心理上的满足。

  这种体会让夙寒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他只能更加用力地抱紧虞人奎,将自己的欲望深深埋进那销魂的肉道,用自己的一切去感受虞人奎,也让虞人奎感受他。

  俩人疯狂缠绵,仿佛下一秒就是时间的尽头,仿佛世界将崩毁于前,而他们从身到心,能感觉到的,只有彼此。

  只有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