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对出版停更有意见的姑娘请不要点!

东奔西顾 Ctrl+D 收藏本站

  她刚刚下夜班,回家的路上看到马路中央围了一堆人,以为出了车祸便上前去看,谁知看到一辆三轮把一辆看上去就很拉风骚包的跑车划了很长一道。

  下一秒便看到陈慕白从车上跳下来,看着车身上的刮痕,痛心疾首,恶狠狠的瞪着民工,“你站在这里干嘛!你又赔不起!还不给老子快点跑!”

  民工也知道这车有多贵,颤颤巍巍的都快哭了,“真是对不起,我把我身上的钱都给你……”

  边说边往外掏钱,大多是五块十块的零钱,陈慕白大概看不下去了,不耐烦的抽了最小面值的一张,“行了,就这个吧!快滚吧!”

  说完边拨电话边上车,一开口便开始喷火,“江小四,你丫的乌鸦嘴!老子的车真的被蹭了……”

  随忆在一旁围观,这个陈慕白看上去脾气不好又是个二世祖,不过倒算是个好人,俗得彻底,善得可爱。她知道那样的家庭内斗有多残酷有多血腥,他能出类拔萃必然是有些手段的,这个“好人”用在他身上并不一定合适,或许他也是身不由己,在权谋算计中心底能保持一丝善良,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也算得上是“好人”。

  随忆刚回到楼下就看到萧子渊的助手从车里走下来,手里捧着一个方形礼盒,“随小姐,萧部让我给您的,请您准备一下,晚上来接您。”

  随忆有些奇怪接过来后问了一句,“他还说什么了吗?”

  得到的是助手礼貌得体的官方回答,“萧部一直在开会,开完会会给您打电话。”

  萧子渊的这个秘书姓吕,随忆见过不少次了,他年龄不大,可总是不苟言笑的,无论是多么熟悉的人问起话来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不该说的话一句都不会多说。不知道这副冷冰冰的样子冻死了多少女孩子。

  随忆想着想着便笑了出来,“谢谢。”

  吕助手微微颔首便钻进车里离开了。

  上了楼随忆打开礼盒一看,便愣住了。

  是一件做工精良的七分袖盘扣旗袍。

  白色的重缎真丝,泛着矜持晶莹的光泽,旗袍的左侧到右侧绘着一株墨梅,用墨不多,但水墨浓淡相间,含苞,渐开,盛放,清润洒脱,生机盎然,其他地方零星的散落着几朵,静谧淡雅。

  朵朵花开淡墨痕。

  过了许久,随忆才伸出手去触摸。触手凉软丝滑,随忆拿出来的时候掉出来一段布条,上面潦草的写着一个数字,数字旁边是萧子渊的签名,是他的笔迹。

  和当年上学的时候相比,少了些张扬,多了些举重若轻的从容。

  萧子渊打电话来说在楼下等她的时候,随忆已经梳妆好准备出门了。她站在镜子前看了半晌,尺寸合适,一寸不多一寸不少。临出门前她又折回来,去卧室翻出了那根玉簪,挽起了长发。

  上了车才发现萧子渊今天穿的格外隆重,一身铁灰色西装英挺妥帖,整个人神采英拔。

  他却一眼不眨的盯着随忆看,然后慢慢笑出来,想说的话却在嘴边迟疑一下换成了别的,“很合适。”

  旗袍不是人人都可以诠释,需要阅历沉淀出的气质,需要由内而发的涵养,她年纪虽轻却压得住,美到极致,那是一种连他都需要仰望的美。

  刚才他坐在车里,看着她走过来的时候,再次怦然心动。

  一袭素色旗袍将她纤浓有度的身材勾勒了出来,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别样的风情,她平日里几乎从不化妆,此刻也只是画了薄薄的一层淡妆,清澈的深邃,妩媚的纯净。他该拿什么词去形容她的美?

  随忆没发觉他的异常,只是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

  萧子渊阖了下眼睛又睁开,“嗯……如果你非要问,那我就说了。我有很多机会可以用手量,你知道作为一个工科生应该具备数字敏感性。”

  随忆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低下头,低声催促,“快走吧。”

  车开了半天随忆才想起来问,“我们去哪儿?”

  萧子渊轻描淡写的解释,“一位老人过寿,我们去凑个热闹。”

  随忆有心调侃他,歪着头调皮的笑着,“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重视,还要萧部亲自排队去做一件手工旗袍?”

  萧子渊一愣笑了出来,“城外有家店铺,从上海迁过来的,祖上都是做这门手艺的,据说旧上海的世家小姐太太都是非他家不可。自恃清高,任谁都得乖乖排队。我等了几个月了,只是恰好最近做好了才带给你,并不是特意为了今晚。”

  随忆垂着眸静静的笑着,然后伸手去握萧子渊的手。

  “怎么了?”

  “今天妈妈给我打电话,说疗养院已经建好了,还邀请他们去参观了一下,她说棋室建的很好。”

  萧子渊弯着唇角,“其实,你该谢谢陈慕白。”

  “是他?”

  怪不得一直没人敢碰的地却突然有人接手,果然如萧子渊所说,越是别人不敢碰的东西他越是喜欢。

  “陈家的人都是唯利是图的小人,唯独这个陈三公子是可交的。”萧子渊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还有他二哥,不过离开陈家很久了。对了,听温少卿说,好像现在在你们医院。”

  “医生?叫什么?”随忆想起上次和温少卿站在一起的人,“陈簇?”

  随忆问出了口又推翻,“不对啊,你不是说他们这一辈都是慕字辈的。”

  “是陈簇。他原名是陈慕北,和他几个堂兄弟都不同,个性也随她母亲,温和有礼,后来他母亲出了些事,便脱离了陈家。他母亲恰好也姓陈,生前最爱方竹,所以取名陈簇。”

  “那他和陈慕白是……”

  “同父异母。”

  “可真是够乱的……”

  “所以说陈家的水太深。”萧子渊看着随忆想的出神,不愿意让她在这些事上费心思,拍拍她的手,“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妈妈和子嫣说好久没见你了,想约你去喝茶,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周末可以吗?你会去吗?”

  “可以啊,子嫣说,你们女人说话我一个大男人跟着搀和什么。到时候我送你过去。”

  刚说完车子便停了,是一栋别墅,虽然在半山腰却并不见荒凉,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进了大厅才发现内部装潢的更是金碧辉煌,三五成群的端着高脚杯站在一起说话,有熟悉的人看到萧子渊和随忆进来便围上去说话。

  随忆站在萧子渊旁边笑,大概今天的主人真的是德高望重,平日里跟着萧子渊出来见到的一群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今晚都是人模狗样的。

  笑着笑着却笑不出来了,脸都僵了,谈话内容无趣至极。小幅度的歪头偷偷瞄了萧子渊一眼,他依旧优雅从容,脸上的笑容礼貌得体,认真的聆听着旁边人的话,看不出丝毫的不耐烦。

  随忆打起精神准备继续应付的时候,萧子渊却忽然转过头来,极快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太无聊了,去旁边玩儿吧。”

  说完便站直了身体看着她。

  随忆抬头看向他,萧子渊微不可见的笑着点了下头。

  随忆微微欠身,“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众人纷纷笑着点头。

  萧子渊平日里出席这种场合从不带女眷,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多了这个女人。

  萧子渊似乎在用行动告诉大家什么,又好奇心重的人上前来问,萧子渊便大大方方的承认是女朋友。

  随忆转了一圈后觉得口渴了,便去宴会厅角落的吧台要了杯果汁,刚抿了一口就感觉到旁边多了个男子。

  男子轻轻敲了敲桌面,对着吧台里的调酒师说,“老规矩。”

  很快调酒师调出了两杯相似的红色液体。

  那个男子却突然转过头,一脸轻佻的笑容,“龙舌兰日出和日落,代表着我想和你每天从日落待到日出。”

  随忆很无语的看过去,长相不错,不过……这种骗小女生的把戏实在是太酸了。

  从日落待到日出?一夜情的文艺说法?

  随忆在男子一脸自信的笑容中开口,“不好意思,我不出诊的,请到医院挂号就诊,不过,我最近在泌尿科,专治ED,如果,你有需要的话。”

  说完放下手里的果汁,转身离开,下一秒身后就传来了爆笑声,留下刚才的男子一脸错愕。

  作者有话要说:高考结束啦!东纸哥更新一章预祝下高考的小盆友都顺利进入心仪的大学!

  东纸哥当年高考的时候,老头老太太都说要去送东纸哥去考场,东纸哥受宠若惊啊,这种两位家长同时出席的情况在东纸哥的学生生涯里只出现过寥寥几次啊,一次是东纸哥去上幼儿园啊,还有一次就是东纸哥偶然一次说同桌是个好看的美女,他们都争着抢着要去开家长会看一看啊~结果第二天,母上大人竟然起晚了!皇阿玛倒是履行承诺把东纸哥送去了,人家家长都在学校门口含情脉脉的嘱咐自家孩子好好考啊,别紧张啊,东纸哥的爹一句话都没有啊~等东纸哥考完第一场之后,出来连个人影都没有了啊!明明别人的家长都在啊!!东纸哥回家质问,东纸哥的爹说,太热了他就没等东纸哥啊!之后的几场东纸哥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们的所有补偿!

  考完之后的若干天,东纸哥的爹看报纸才想起来问,你考试的考场有没有穿着暴露香水味很浓的女同学影响你考试啊?

  东纸哥高贵冷艳的冷哼了一声,“现在才想起来问?”

  东纸哥的娘在旁边无视东纸哥的傲娇,一句话就把东纸哥打回解放前,“他不怕,你忘了他从幼儿园开始就喜欢女同学身上的香味吗?”

  东纸哥的爹恍然大悟,东纸哥摔桌泪奔!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若干年前,东纸哥还是个小东纸的时候。

  一天幼儿园放学回家

  东纸哥的妈妈:你喜欢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啊?

  东纸哥毫不迟疑的回答:女同学!

  东纸哥的爸爸:为什么啊?

  东纸哥很欢快的回答:因为女同学身上有香味。。。。。。

  一失足成千古恨,年少的东纸哥不知道祸从口出,在此后的若干年这个段子都被东纸哥的爹妈作为打击报复东纸哥的有力武器,乐此不疲!东纸哥为此若干次想要离家出走!!!

  血泪史讲完了,说正事儿~此书出版名定为《回眸一笑秋波起》,回眸一笑间,秋水盈盈,,波已千转~是不是很有意境!(郑重声明:谁敢要回复:回眸一笑求勃起,东纸哥就咬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