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水千丞 Ctrl+D 收藏本站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孙夫子捏着弯弯的白胡须,摇着笔杆子,长青布衫下的小细腿儿晃荡晃荡的撞着桌脚,心里就冒出这么一句应景儿的话。想着这要放在江南首富发家史的开篇,那简直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可是瞟了眼桌上金灿灿的元宝,想到欠的那一屁股赌债,就把什么文人的正义啊风骨啊,都一溜烟儿抛到千里之外。

  他眼珠子跟着在屋子里转悠的人转悠,看那背着手装老成的白白胖胖的少年人,一脸附庸风雅的欣赏着他屋子里的墨宝,一边摇头摆尾一边发出“恩”,“恩?的认同声,或者“啧啧”的赞叹声。

  孙夫子冷汗就下来了。

  他自从染上赌赢,家里能看的东西都变卖光了,还有个屁墨宝,那些都是自己临摹的,但凡有点鉴赏能力的都能看出那是赝品,而这没用的二世祖,不愧是流氓家养出来的,关于他游手好闲纯粹酒囊饭袋的流传真是不假,可惜也是自己的大金主,不能拂了人家的面子。

  孙夫子对这个金家是又嫉又恨,凭什么这等粗俗的山匪能大富大贵,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却得落个靠给流氓帮派写传记维生的下场,捡这种稍有点风骨要点脸面的读书人都不愿意干的话儿,他委屈死了。

  连忙多看几眼那些金元宝,恨不得直接吞下去当定心丸。

  那晃晃悠悠的人终于转回到椅子里,他穿了一身本白隐龙纹的上等丝绸,裹在发福的身子上更凸显胸腹滑稽的线条,临坐下的时候还故作潇洒的抖了抖长衫的下罢,然后用力一坐。

  吱~

  单薄的椅子相当不客气的来了这么一句呻吟。

  两人面色都稍变,又马上回复常态。

  孙夫子笑呵呵的拱了拱手,“哎呀,金少爷亲自光临寒舍啊,真是蓬荜生辉啊,听说金少爷帮着金老爷和夫人天南海北的打点生意呢,百忙之中抽空来这儿,老朽真是受宠若惊啊。”

  那被称为金少爷的人被这一番话夸的那时相当受用,心道不愧是读书人,观察事情就是仔细,看得出来自己忙于家业日理万机。

  “咳咳,孙夫子也辛苦了,你前段时间完成的初稿呢,我已经代家父看过了,写得不错,真的。可我就是觉得吧……”

  孙夫子伸着脖子等着他觉得出什么。

  “我就是觉得吧…关于我的那一部分,我不是特别满意。”

  孙夫子长长的哦了一声,道,“可是金少爷,金老爷嘱咐我写发家史和独门经商要道之类的,这…这发家的时候金少爷还小呀。”

  金少主没看他,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动作缓慢拖沓,末了还砸吧砸吧嘴,然后长叹一口气。

  孙夫子恍然大悟,夸张的一拍脑门儿道,“你看我这老糊涂了,听闻金少爷出生时,那是八月飞霜,日月同天,天显祥云,鸡犬同鸣…”

  “咳。”金家大少爷小宝重重的咳了一声。

  孙夫子续道,“金钱帮能跃升江南首富,那也是因为金少爷命理必当大富大贵,金少爷一出生,金钱帮的生意从此如日中天势不可挡,金少爷就是天生的贵人啊。”

  金小宝笑眯眯的点着头,边道“过奖过奖。”

  孙夫子瞄了眼桌上的金心肝儿,猛掐了把自己的大腿,一狠心,继续吹到,“金少爷不仅生的富贵,而且从小就天资聪颖颇有慧根,三岁能文四岁能武,年及弱冠就惹得十里八乡未出阁的姑娘春心萌动,如今更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在商场上显山露水,隐有大家风范,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摇头晃脑的说完最后一句话,孙夫子忙低下头暗暗抹了把额上的汗,心里惨叫了声“作孽哟。”

  金小宝白嫩白嫩的大圆脸盘上一双黑亮黑亮的圆圆眼睛已经笑成了两条逢,“孙夫子不愧是才高八斗啊,略一提点就能想出这惊世之作,也不是我爱吹嘘,小爷我自命也算一表人才家境殷实,是吧,只是这十里八乡的书香门第的小姐们对我们家多少有点误会,孙夫子正好把实情讲出来,她们就可以抛开成见与我…与我…嘿嘿…吟诗作画赏月观雪,做些…这样那样的风雅之事,嘿嘿,行,就按这么写吧。”

  孙夫子心里啐了一口,哪家书香门第的小姐不长眼睛能看上你这个文不成武不就,贪吃好色游手好闲一无是处的败家子儿,就连那个让你吃老本儿的金钱帮,都是靠打家劫舍起来的,但凡知道金家的人,都知道那就一土匪窝。

  金小宝看他满脸堆笑的当然不知道此人正在拼命腹诽他,只道自己的风流形象和显赫家世就要被编撰成籍,想着到时候将有多少美貌的小姐对自己的大富大贵的翩翩佳公子形象神往,一时春风得意喜不自胜。

  起身告辞后,金小宝阔步走出孙夫子的宅子。

  两个侍仆招财和进宝屁颠屁颠的跑上来,“少爷少爷,怎么样。”

  “少爷我没怎么样,就是稍微提点了那么一下,这老头子立马开窍了。”

  “嘿嘿。”招财得意的笑笑,“少爷,你看我出的主意好吧。”

  “好,回去赏你一锅狗肉汤。”

  “啊…”招财的鞋拔子脸一下子拉的更长。

  金少主嘿嘿笑了两声,“逗你的,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少爷我给你们两个涨月钱。”

  招财脸上一下咧开了花儿,进宝嘴死笨死笨平时一天不说几句话的主儿一听涨月钱就开心了,也没心没肺的跟着呵呵笑,“不知道这老头能编出什么来。”

  招财狠掐了他屁股一把。

  进宝一看少爷暗下来的脸色,把那句将要出口的嚎叫硬给咽了回去。

  招财打着哈哈把进宝忘身后推,“少爷你看他这臭嘴,什么叫编啊,咱金钱帮少主那光辉形象,那可都是家喻户晓的,大街上随便逮个人问问,谁不知道江南首富金家的大公子,那家伙,可是个人物。是吧,进宝。”

  “是是”进宝点头哈腰的附和着。

  那金小宝也真是好哄,也就顺脚踹了下进宝的屁股,倒也没闹,反而眉开眼笑的走了。